本刊由廣東省醫院協會主管主辦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醫院管理篇 > 時勢熱點 >

醫生執業環境及權利保護

【】2016-07-05 點擊次數
基金項目:大學生科技創新基金(編號:xskt201408)
李 晨 張利超:青海大學醫學院 青海西寧 810001
通訊作者:李晨

醫生執業環境及權利保護


李 晨 張利超
WORKING ENVIRONMENT AND RIGHT PROTECTION OF DOCTORS
LI Chen, ZHANG Lichao


  【摘 要】 近年來,我國的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取得了顯著的成就,但也仍然存在諸多問題亟待解決。醫生對當前的執業環境滿意度不高,高壓力、低收入的境況降低了醫生的工作熱情,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以及患者的不尊重對醫生的身心健康都是一種打擊。導致這種狀況的主要原因包括醫藥衛生體制尚不完善、醫療立法有待加強、誤導性的報道以及部分患者醫療知識匱乏,故改善醫生執業環境也應從上述幾方面進行,并同時加強醫德建設。
  【關鍵詞】 執業環境,醫生權利,因素分析,建議

  【Abstract】 In China, medical system reforms have made an obvious achievement in recent years. However, lots of urgent problems still exist. Doctors are not satisfied with their working environment. The high-pressure job with low remuneration reduces doctors' enthusiasm for work. Meanwhile, both the threat to personal safety and disrespect from patients bring negative effects to doctor's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The main factors causing this situation include the leaky health care system, the incomplete health-care legislation, the misleading reports and the poor medical knowledge of patients. Therefore, some countermeasures should be taken to solve problems mentioned above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medical ethics should be strengthened at the same time.
     【Key words】  Working environment, Doctor's right, Factor analysis, recommendation
     【Author′s address】 Medical College of Qing hai University,Xining,Qinghai,810001
  doi:10.3969/j.issn.1671-332X.2015.07.046

  由于肩負救死扶傷的使命,醫生被冠以“白衣天使”的稱號,懸壺濟世、杏林春暖、仁心仁術等美好的詞匯也被用來形容醫務工作者,然而近年來醫生卻越來越成為一個高風險、高負荷、高壓力的職業。在醫患關系中,患者常常被認為是弱勢的一方,政府、法律、社會輿論也從各個方面做出努力以維護患者的權利,然而醫生的權利卻仍得不到充分的保障,導致醫生的執業環境不佳,工作幸福感下降,進而導致醫患關系緊張加劇,甚至一定程度上阻礙了醫療衛生事業的發展。
     1 醫生執業環境現狀
     根據我國《執業醫師法》第21條的相關規定,醫生除了享有從事醫療活動及相關的基本權利之外,還在執業活動中享有下列權利:“在執業活動中,人格尊嚴、人身安全不受侵犯”;“獲取工資報酬和津貼,享受國家規定的福利待遇。[1]但醫生當前的執業環境對醫生權利的保障尚不可說是盡善盡美。本人在對西寧市的三家三甲綜合醫院(青海省人民醫院、青海大學附屬醫院和青海紅十字醫院)的走訪調查中發現,醫務工作者中對執業環境非常滿意者占46%,比較滿意者占260%,二者合計306%,選擇一般者占474%,對工作環境比較不滿意者占127%,非常不滿意者占92%,二者合計220%。關于壓力問題,680%的被調查醫務人員認為壓力很大,精神緊張,身體疲憊,308%認為壓力一般,精神和身體方面都能較好接受,僅有12%表示壓力不大,工作比較輕松。關于付出與回報的問題,488%的被調查醫務人員認為自己的付出多收獲少,453%認為自己的付出基本可以獲得相應的收獲,僅有58%認為自己的付出與收獲完全成正比。關于自身的安全保障問題,有733%的被調查醫務人員選擇了自身安全不一定能得到保障,需時時謹慎,174%選擇了自身安全不能得到保障,每天提心吊膽,僅有93%選擇不會擔心安全問題。受調查者中認為自己非常受患方尊重者占35%,認為比較受尊重者占329%,認為一般受尊重者占503%,認為比較不受尊重者占92%,認為非常不受尊重者占40%。結果顯示,在人格尊嚴、人身安全、物質保障等方面醫務工作者都存在顧慮,故其對執業環境的評價并不是很高。
2 導致醫生權利保障不完善的因素分析
2.1 醫藥衛生體制改革仍存在矛盾
     中國政府高度重視公共醫療衛生體系的建立和完善。讓人人享有基本衛生保健,讓廣大百姓“病有所醫”,是中國經濟和社會協調發展的重要目標之一。[2]自2007年10月十七大把“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作為重要奮斗目標至2011年9月底,基本醫療保險覆蓋面達到1295億人,覆蓋率超過95%,除此之外,政府在控制藥價,加大衛生投入等方面都做出了積極的努力。但醫藥衛生體制的改革難以一蹴而就,醫改是條漫長而曲折的道路,我國目前的醫藥衛生體制尚存在種種矛盾。由于人口基數大,雖然政府的衛生投入不斷增加卻仍不能滿足醫患雙方的需求,且醫療資源配置不合理,優秀醫療資源集中于大城市、大醫院,地區間、城鄉間醫療條件呈兩極分化。這樣的現狀導致醫生對自己收入的滿意度不高以及大型醫院醫生工作超負荷,也導致了患者看病難、看病貴,背負了心理負擔和經濟負擔的患者便很容易將不滿的情緒發泄在與其發生直接接觸的醫生身上,于是近年來暴力傷醫事件屢見不鮮。
2.2 法律體系不健全降低醫生的安全感
     醫學是一門特殊的自然學科,醫療行為具有不確定性與高風險性,在全社會都譴責醫生的過度檢查、過度醫療行為時,醫生的無奈也需要被理解。自2002年4月1日開始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中第四條第八款明確提出:“因醫療行為引起的侵權訴訟,由醫療機構就醫療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及不存在醫療過錯承擔舉證責任”。這樣的法律條款有利于保障舉證困難的患者一方,同時也可促進醫方的規范治療。但是由于醫療過程中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醫生無法保證每種疾病都可以藥到病除,一旦醫療結果達不到患者的預期,患者便可能將醫生告上法庭,此時醫生就需要承擔舉證證明自己無過錯的責任。而且《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 335 條對醫療事故罪做出了規定, 但罪與非罪沒有詳細的界定標準, 法官稍有不慎就可能將醫療事故罪擴大化而使醫生的執業環境更加惡化。[3]醫療過程中存在的高風險推動了過度檢查等防御性醫療行為的出現,而實際上這也是醫生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一種自我保護。
2.3 社會輿論的不客觀
     輿論學中存在著“自由傾斜定律”,即社會輿論總是傾向做弱勢一方的后盾,而生活中的強者往往成為了輿論中的弱者。在醫患關系中,由于醫療知識不對等,患者自然而然地被認為是弱勢的一方,而醫生則被擺在了強者的位置上,于是在社會輿論中醫生就往往要承受一些不公正的對待。西安的醫生自拍事件自進入公眾視野,受到了社會各界的口誅筆伐,而事實也只是醫護人員在手術順利完成后拍照紀念他們在該手術室的最后一臺手術。這樣的行為本無可厚非,但社會輿論的規律就是放大弱者的不幸而夸大強者的過失。更有甚者,為了制造轟動效應不惜傳播虛假新聞,杜撰醫生的種種不作為,嚴重損害了醫生的形象,降低了患者對醫生的信任度。在上述的調查中顯示,醫務人員中認為媒體對于醫院的一些不客觀的輿論導向對自己工作有影響,降低了患者對醫務人員的信任感者占750%,認為影響不明顯者占227%,認為不會影響工作者占23%。說明不客觀的社會輿論已經對醫務人員的工作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
2.4 患者醫療知識的欠缺
     部分患者及其家屬醫療知識匱乏,對醫療行為抱有極高的期望,認為醫生的天職是治病救人,就該做到藥到病除,卻忽視了醫療行為是恢復可知可逆損害,延緩可知不可逆損害,探索未知損害的,亦忽視了醫療行為具有高風險性,診療手段存在創傷性,藥物具有毒副性,治療結果存在不確定性,醫療對象存在個體差異。[4]因此一旦治療效果不能達到他們的預期,他們就會認為醫生沒有盡職盡責而導致了醫療事故,于是就會對醫生百般責難,進行言語攻擊,或是不管不顧將醫生告上法庭,甚至是采取暴力手段傷害醫生。
     3 加強醫生權利保護的建議
3.1 完善醫藥衛生體制
     落實政府責任,加大政府的衛生投入,消除公立醫院的創收壓力,提高醫生的工作收入,當醫生不再肩負為醫院創收的壓力并可通過付出勞動獲得可觀收入時,以藥養醫、收受紅包的現象將大大減少。同時應提高醫療資源配置的合理性、公平性,在為大醫院錦上添花的同時更應該為基層醫療單位雪中送炭,為基層醫療單位配置優秀的醫療資源,提高其醫療服務質量,逐步建立并完善分級診療制度,使其可為大醫院分流更多的病患,以緩解患者看病難的問題、改善大醫院人滿為患的現狀,使超負荷工作的醫務人員的工作強度降至合理范圍。
3.2 完善保障醫生權利的立法工作
     現階段,我國的醫療立法尚不完善,高效力的法律文件少,未形成完整的體系,因此在重視立法保障患者權益的同時也應加強對醫生權益的法律保護,尤其是要通過法律途徑提高醫生執業環境的安全性,嚴懲暴力傷醫的行為,以保障醫生的人身安全,這是推動醫療行為有序進行的基本條件。
3.3 引導正確的社會輿論
     隨著網絡、智能手機的使用率越來越高,各種信息的傳播已變得極為迅速,這就使得引導積極正確的社會輿論變得更加重要,各種媒體傳播的信息應客觀公正,不能為迎合讀者或觀眾的口味放棄職業準則,而要用事實說話,傳播正能量。在醫療機構及其醫務工作人員的工作出現問題時,向全社會揭露問題所在是媒體的責任,但是為了博取關注而歪曲事實的行為則應嚴懲。醫師的主流是兢兢業業為群眾健康超負荷工作,每逢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來臨,廣大醫務工作者都會奮不顧身地投入醫療救治,并贏得廣泛贊譽。因此,社會輿論導向應該給予醫療衛生隊伍正面的整體評價。[5]社會輿論在保護弱者的同時不應以犧牲強者的權利為代價,媒體在關注患者權益是否得到保障的同時也應注意到醫生在工作崗位上付出的汗水和忍住的淚水。
3.4 加強患者教育
     加強基本醫療知識的宣傳教育,使患者及其家屬對醫療行為有更理性的認識,使其正確理解醫學發展水平、疾病復雜程度、個體差異性等客觀因素給醫療行為帶來的風險性;同時應提高患者及家屬的法律意識,當認為自己權利受到侵犯時,患方應依法維權而不是選擇“醫鬧”甚至暴力手段,唯有如此才能在自己維權的同時保證醫生的權利不受侵犯。
3.5 加強醫德建設
     雖然醫藥衛生體制、法律、媒體、患者等因素對當前醫生尷尬的執業環境都負有一定責任,但也的確有部分醫生醫德缺失,把醫療服務過度商品化,“利”字當先,故而出現了收受紅包、收取藥品回扣、服務意識淡薄等現象。獲得權力的同時必須履行自己的義務,所以醫生在期待外界賦予自己良好執業環境的同時必須提高自身修養,此外,醫院、政府也應對加強醫德建設負責。

參考文獻
[1] 閆 英.醫療改革中醫生權利的保護[J].長白學刊,2014(1):75.
[2] 任玉嶺.中國醫療改革回顧與展望[J].中國市場,2014(36):3.
[3] 王瓊書.從“醫療舉證責任倒置”看防御型醫療[J].南京醫科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4(3):189.
[4] 郭金玲,姬 昆,蔡晨慧,等. 河南省醫師執業環境現況調查與發展對策研究 [J].中國醫院管理,2014,34(8):24.
[5] 馮同強,趙 玲,鄒 莉.對醫師執業環境的思考[J].中華醫院管理雜志,2005,21(4):286.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本網版權均屬于現代醫院雜志社,轉載、摘編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應注明"來源出處:《現代醫院》雜志社"。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如有疑問和問題請聯系現代醫院雜志社服務熱線:020-83310901 83310902

推薦文章: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院有4方面影響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

2020年,每個人心中都可能縈繞著一個問題 疫情之后,是爆發報復性反彈?還是緩慢有......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東醫療行業前景光明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

廣東省醫院各學科恢復不平衡,但總體向好 。 疫情在國內雖然被控制了,但不少醫院......

過刊回顧

下載排行

網站最新

彩神购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