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由廣東省醫院協會主管主辦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醫院管理篇 > 時勢熱點 >

某院醫療糾紛情況分析與思考

【】2015-07-23 點擊次數
基金項目:廣東省科技計劃項目(編號:2010A040303006) 
王衛平:解放軍第421醫院173臨床部 廣東惠州 516001
伍 敏 田 浩:廣州軍區廣州總醫院 廣東廣州 510010
通訊作者:田 浩

某院醫療糾紛情況分析與思考


王衛平 伍 敏 田 浩
A HOSPITAL MEDICAL MALPRACTICE CASE ANALYSIS AND COUNTERMEASURE RESEARCH
WANG Weiping, WU Min, TIAN Hao


  【摘 要】 通過分析某醫院近5年發生的44宗醫療糾紛的特點,對新時期醫療糾紛防范、處理提出意見建議。認為必須著力創新醫療糾紛防范工作長效機制,進一步健全醫療糾紛預防、處理的綜合機制,不斷提高醫療糾紛處理工作服務效能。
  【關鍵詞】 醫院,醫療安全,醫療糾紛投訴

  【Abstract】 Put forward opinions and suggestions about characteristics of the new era of medical disputes prevention treatment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a hospital in the past five years occurred in 44 medical disputes. We must focus on innovation and long-term mechanism to prevent medical malpractice, medical malpractice to further improve the prevention, comprehensive mechanism, and continuously improve the effectiveness of medical dispute processing services.
     【Key words】  Hospital, Medical safety, Medical malpractice complaint
     【Author′s address】 PLA 421 Hospital Clinic in Huizhou, 173 Clinic, Huizhou, Guangdong, 516001
  doi:10.3969/j.issn.1671-332X.2015.06.046

  醫療糾紛通常是指醫患雙方對醫療后果及其原因認識不一致而發生爭議,并向衛生行政部門或司法機關提出追究責任或賠償損失的案件[1]。近年來,隨著人們的法律意識及維權意識不斷增強,我國醫院醫療糾紛發生率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醫療糾紛的發生對社會穩定、醫院聲譽和醫療秩序產生嚴重不良影響,牽扯醫患雙方大量時間和精力。為了進一步查找醫療糾紛的根源,分析特點和不足,總結經驗教訓,更好地防范醫療糾紛的發生,現將近5年來某三甲醫院醫療糾紛情況進行回顧性分析,并對防范措施進行思考。
     1 資料與方法
1.1 基本情況 該院2009~2013年間來共接待處理各類醫療糾紛44宗,其中男性32宗,女性12宗,年齡1~78歲,平均(425±117)歲。
1.2 方法 統計分析各年度醫療糾紛發生例數及賠付金額,分析醫療糾紛發生的規律,對發生原因及防范措施進行討論。
     2 結果
2.1 醫療糾紛年度發生例數及賠付金額情況 2009~2013年該院共發生醫療糾紛44例,年均約9例,共賠償金額4 164 068元,年均約832 814元,平均每宗平均賠償金額約94 638元。見表1。

表1 2009~2013年某院醫療糾紛發生數、賠償金額情況

 

  2009年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醫療糾紛發生數 7 8 13 5 11
賠付金額數(元) 779 981 305 000 1 318 630 518 000 1 242 457
每宗醫療糾紛平均賠付金額數(元) 111 426 38 125 101 433 103 600 112 950

2.2 醫療糾紛與醫療投訴情況 2009~2013年該院共接到投訴分別是51、48、39、29、23宗,年均38宗,醫療糾紛占醫療投訴總比例為23.16%。見表2。
2.3 醫療糾紛與醫院收容情況 2009~2013年該院收容數分別是39 280、41 953、46 880、51 149、52 219人次,年均46 296人次,醫療糾紛與收容數總比例為0.19‰。見表3。
2.4 醫療糾紛發生科室分布情況 44宗醫療糾紛中,發生于外科16例(36.4%),門急診9例(20.5%),內科11例(25%),婦產科及兒科5例(11.4%),醫技及醫療輔助科室3例(6.8%)。
2.5 醫療糾紛爭議點 44宗醫療糾紛中,爭議焦點主要集中在患方認為醫院診治不當或誤診誤治,共36宗,占81.8%,其他爭議焦點包括治療或搶救不及時、操作不當、知情不及時等,共8宗,占18.2%。
2.6 醫療糾紛處理結果 通過協商賠付解決39宗(886%),通過司法程序訴諸法院審理解決的5宗(11.4%)。經當地醫學會鑒定定性為醫療事故,經法院判決賠償的1宗;經法院調解,醫院雖無明顯過錯,出于同情予以適當補償處理的4宗。

表2 2009~2013年某院醫療糾紛與醫療投訴情況

(n,%)

  2009年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醫療糾紛發生數 7 8 13 5 11
醫療投訴發生數 51 48 39 29 23
糾紛占投訴比例 13.73 16.67 33.33 17.24 47.83

表3 2009~2013年某院醫療糾紛發生數與收容數情況

(n,‰)

  2009年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醫療糾紛發生數 7 8 13 5 11
醫院收容數(人次) 39 280 41 953 46 880 51 149 52 219
醫療糾紛與收容比 0.18 0.19 0.28 0.10 0.21

3 討論
3.1 該院醫療糾紛特點分析
     近年來,我國醫療糾紛的數量逐漸增多,涉及范圍逐步擴大,專業型強、涉及面廣[2]。本研究對近5年該院醫療糾紛情況進行回顧性分析結果有以下特點。
3.1.1 醫療糾紛數量不高,但是賠償金額較高。說明隨著社會進步,人們的法律意識和維權意識不斷增強,醫療糾紛絕對數量將一定時期內維持一定水平,個案處理難度增大,賠償金額將可能逐漸增高。
3.1.2 醫療投訴與醫療糾紛的關聯性不強。該院醫療投訴與醫療糾紛并不成比例增長,對醫療投訴進行分析,主要原因是服務態度、知情告知等方面問題,而醫療糾紛主要原因是患方認為醫方誤診誤治、搶救不及時等方面問題,故醫療投訴增長并不一定帶來醫療糾紛的增長。
3.1.3 醫療糾紛與醫院收容的關系分析。目前,在分析醫療糾紛時,往往是看糾紛發生的絕對數,往往忽視醫療增長因素對醫療糾紛的影響,缺乏用動態、發展的眼光來看待醫療糾紛的發生,同時,由于醫療工作的不確定性,收容數的增長勢必在一定程度上帶來醫療糾紛幾率的增長。
3.1.4 醫療糾紛涉及點多面廣,各個科室均有醫療糾紛發生的潛在風險。本研究顯示,投訴主要集中在外科、急診、婦兒系統,符合這些科室高危風險的特點,但部分內科也出現較多醫療糾紛,暴露出有些科室對醫療質量建設重視不夠,個別醫護人員責任心不強、不認真執行規章制度,甚至違反診療常規,造成漏診、誤診、誤治[3]。
3.1.5 糾紛爭議焦點復雜多樣,涉及到醫療護理工作的全過程,特別是在當前醫患關系較為緊張,患方對醫方不信任度增高的情況下,任何瑕疵和紕漏都可能導致醫療糾紛的發生。
3.1.6 糾紛解決途徑不夠合理。該院只有11.4%的醫療糾紛通過司法途徑解決,一方面,司法途徑解決時間較長、程序繁瑣,患方多數不愿消耗時間精力;另一方面,仍有案例雖鑒定為非醫療事故,但仍需賠付,且對醫院聲譽帶來不佳影響,醫方多通過自身評估糾紛嚴重程度,通過協商解決。
3.2  新時期醫療糾紛防范、處理的幾點思考
     為破解當前醫療糾紛難題,有效維護醫患雙方合法權益,促進醫患關系和諧,維護社會安全穩定,必須著力創新醫療糾紛防范工作長效機制,不斷提高醫療糾紛處理工作服務效能。
3.2.1 加強組織領導,健全醫療質量管理組織機構。醫院應高度重視醫療質量管理工作,成立醫療質量管理中心,將醫療護理工作全過程納入質量管理范疇。要加大對醫療質量管理、醫療糾紛工作的指導和支持力度,在人員、經費、辦公條件等方面予以一定政策傾斜。醫療質量管理中心負責對所有影響醫療質量的因素和工作環節實施計劃、決策、協調、指導及質量信息反饋和處理等[4]。定期對醫療糾紛原因進行綜合分析,找出醫療工作中的脆弱因素,從而有針對性的加以解決、持續改進,確保醫療安全,從而有效預防醫療糾紛。
3.2.2 加強質量管控,加強核心醫療質量管理落實。核心醫療制度是臨床醫師進行診療工作的基本醫療制度,是保障醫療質量和醫療安全的基本[5]。要落實各項核心醫療制度,一方面要加大考核和監督力度,對違反核心醫療制度的醫護人員嚴格處理;另一方面要加大繼續教育和院內培訓的力度,定期組織質量培訓并進行考核,每年對發生的醫療糾紛進行全院公開講評,形成大抓醫療質量的濃厚氛圍,確保所有醫護人員都能掌握核心醫療制度,并嚴格落實到具體工作中去。
3.2.3 維護合法權益,建立健全醫療風險分擔機制。要積極學習借鑒先進國家實行的醫療糾紛風險基金和醫療責任保險經驗,可以依托商業醫療責任保險機構,按照“公平公正、保本微利”的原則,試點醫療責任保險,做到合理設計條款、科學厘定費率、依法及時賠付。努力探索醫院開展新技術、新業務等高風險醫療操作的醫療意外保險制度和保險互助金制度,建立醫療風險補償機制,采取多種途徑和方式分擔責任、化解醫療風險、推動醫院醫療責任保險步入良性發展軌道。
3.2.4 推進制度建設,完善醫療糾紛聯處聯調機制。要進一步完善社會醫療糾紛調解處理體系,在國家衛生、司法主管部門的主導下,將醫療糾紛調處工作納入司法范疇,加強與綜治、司法、衛生行政管理等部門的協調聯動,建立健全醫療糾紛調處工作聯席會議制度,完善投訴管理、應急處置、調處理賠、醫療救助機制,構建人民調解、行政調解、司法調解三位一體的聯處聯調機制,堅持“預防為主、調解為輔”的原則,強化早防,努力減少矛盾,盡可能避免糾紛,避免調處失誤引發新矛盾,堅持抓早、抓小、抓苗頭,切實把醫療糾紛解決在基層,消除在萌芽狀態,確保社會的安全穩定。

參考文獻
[1] 楊柄強.醫療糾紛發生原因分析與防范對策[J].中外醫學研究,2013,11(9):135-137.
[2] 張 琦,羅麗娟.醫療糾紛調查分析及對策[J].基層醫學論壇,2012,16(7):936-937.
[3] 田 浩,胡文魁,申東翔,等.分析醫療糾紛 探討防范措施[J].中國衛生質量管理,2010,11(6):26-28.
[4] 王國威,陳許波,賀 旭.我院醫療糾紛的特征分析及其防范管理措施[J].西南國防醫藥,2014,2(2):213-214.
[5] 王鳳玲,邢 沫,王 丹,等.建立醫療核心制度督導長效機制的探討[J].中國醫院管理,2013,3(3):41-42.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本網版權均屬于現代醫院雜志社,轉載、摘編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應注明"來源出處:《現代醫院》雜志社"。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如有疑問和問題請聯系現代醫院雜志社服務熱線:020-83310901 83310902

推薦文章: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院有4方面影響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

2020年,每個人心中都可能縈繞著一個問題 疫情之后,是爆發報復性反彈?還是緩慢有......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東醫療行業前景光明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

廣東省醫院各學科恢復不平衡,但總體向好 。 疫情在國內雖然被控制了,但不少醫院......

過刊回顧

下載排行

網站最新

彩神购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