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由廣東省醫院協會主管主辦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醫院管理篇 > 人力資源 >

廣州市花都區兒科資源配置與服務供給現狀調查

【】2015-07-09 點擊次數
黃婉平 陳甘訥:廣州市花都區婦幼保健院 廣東廣州 510800
吳 泳:廣西壯族自治區婦幼保健院/廣西兒童醫院/廣西婦產醫院廣西南寧 538000

廣州市花都區兒科資源配置與服務供給現狀調查


黃婉平 陳甘訥 吳 泳
INVESTIGATION OF SERVICES CONDITIONS OF PEDIATRIC HEALTH RESOURSES ALLOCATION
HUANG Wanping, CHEN Ganne, WU Yong


  【摘 要】 目的 分析廣州市花都區兒科資源配置與服務供給現狀,剖析存在的問題及原因,提出對策和建議。方法 采用問卷調查的方法,對花都區設有兒科專科的醫療機構進行調查,對其兒科資源的配置和服務供給情況進行調查分析。結果 花都區開設兒科專科的醫院只有4家,兒科床位使用率較高,兒科醫師后備人才短缺;兒科門診服務供給失衡,兒科醫生工作負荷重等問題仍舊存在。結論 合理配置兒科資源,大力培育兒科專業人才隊伍,通過多種方式解決兒科資源配置與服務供給之間的矛盾。
  【關鍵詞】 兒科,資源配置,服務供給

  【Abstract】 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status quo of and problems inthe allocation and services of pediatric health resources in Huadu District, Guangzhou and to put forward suggestions for improvement. Methods All hospitals providing pediatric services in Huadu District were surveyed with questionnaire on health resources allocation and services supply.Results There were only 4 pediatric specialty hospitals in the district with problems such as lack of pediatricians, higher rate of pediatric bed utilization, imbalance in the supply of pediatric outpatient services and heavy work load of pediatricians. Conclusion The rational allocation of pediatric resources and enhanced training for pediatric professionals are effective for solving the problem in the deployment and service supply of pediatric health resources.
     【Key words】  Pediatrics, Resource allocation, Service
     【Author′s address】 Guangzhou Huadu District Maternal and Child Health Hospital, Guangzhou 510800, China
  doi:10.3969/j.issn.1671-332X.2015.03.046

  2013年11月,國家提出了“堅持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啟動實施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的政策”。實施“單獨二孩”政策且累計效應釋放后,可能在未來5年內新增750萬新生兒,這將對醫院、幼兒園、學校等公共資源造成一定的壓力[1]。廣東省的經濟發展水平在全國名列前茅,但兒科發展水平并不能與經濟發展水平相提并論,出現了經濟發展與兒童健康結果失衡的狀況[2]。為了能更好的提供兒科服務,在此,對花都區醫療機構的兒科資源做一個調查,找出其中的不足,以便能改進工作提供更好的兒科服務。
     1 資料與方法
     本研究采用2016~2020年廣州市母嬰安康行動調研數據、衛生部發布的《中國衛生統計年鑒2013》、廣州市統計局發布的《廣州統計年鑒2013》。以兒科衛生資源配置和兒科衛生服務供給為研究對象,以開設兒科專科的醫療機構、兒科醫師、兒科床位、兒科門診人次、兒科住院人次等為研究指標,用Excel 2007建立數據庫和繪圖,用SPSS 13.0對2013年各指標進行統計分析。
2 結果
2.1 兒科醫院配置現狀
2.1.1 兒童專科配置現狀 2013年花都區開設兒童專科的醫院只有4家。花都區人民醫院、廣州市中西醫結合醫院為三級醫院;花都區婦幼保健院、花都區第二人民醫院為二級醫院。其中花都區婦幼保健院為兒童專科醫院暨花都區重癥兒童救治中心。
2.1.2 兒科醫師人力資源配置情況 花都區現有兒科醫生100人,其中有上崗資質的96人。有兒科護士144人,其中有上崗資質的124人。職稱方面,兒科醫生和兒科護士都是初級職稱為主,所占比重為48%和79.16%。學歷兒科醫生以本科為主,占74%;護士以大專及以下為主,占64.92%。兒科醫生和護士的工作年限都比較長,大于3年的占大多數,分別為82%和60.42%,見表1。
2.1.3 兒科床位資源配置情況 2013年,花都區4家醫院核定兒科床位數為265張,實際開放床位數為321張.實際開放床位比核定床位多20%。2013年床位的使用率平均為92.94%,低于全國103.8%的水平。2013年,花都區的常住人口為95.64萬,0~14歲兒童占人口的比重為16.5%,花都區0~14歲兒童數應為157 806人,每千名兒童配置的床位數為1.68張,低于廣州市平均每千名兒童床位數2.46 張的水平,若要達到廣州市水平,需要增加床位123張。

表1 花都區兒科人員的職稱、學歷、工作年限構成

(%)

  職稱 學歷 工作年限
項目 高級 副高級 中級 初級 碩士 本科 大專及以下 <1年 1~3年 >3年  
兒科醫生 2 19 27 48 17 74 9 5 12 82  
兒科護士 0 0 6.94 79.16 0 8.47 64.92 18.05 21.53 60.42

2.2 兒科服務的供給情況
2.2.1 兒科門診服務供給情況 2013年花都區兒科總診療次數為653 061人次,其中兒科急診占41.13%,兒科門診占58.87%。一名有資質的兒科醫生每年最多的要接診7 410人,最少的要接診6 000人,見圖1。 

圖1 兒科醫生人均接診人次數
2.2.2 兒科住院服務供給情況 2013年花都區兒科入院人次數為21 477人次,出院人次為21 508人次。每年一名有資質的兒科醫生要收治住院兒童最多的為300人,最少的為56人,相差近6倍,見圖2。

圖2 兒科醫生人均收治住院人次數
2.2.3 兒科醫生人均工作負荷情況 2013年,花都區兒科執業醫生是96人,0~14歲兒童為157 806人,大約是0.61個兒科醫生/千兒童,高于全國0.44個兒科醫生/千兒童的水平。因為我國兒科醫生本來就比較緊缺,按照美國1.46個兒科醫生/千兒童[3],花都區至少還要補充134名兒科醫生。
     2013年兒科實際開放總床日數為785 810床日,那么一名兒科醫生人均每日擔負住院床日為22.43,遠遠高于2.5的全國平均水平。且三級醫院兒科醫生人均每日擔負住院床日遠遠高于二級醫院。各醫療單位兒科醫生每日擔負住院床日數情況見表2。

表2 2013年各醫療單位兒科醫生每日擔負住院床日數

 

單位名稱 兒科醫生每日擔負住院床日數
花都區婦幼保健院 10.00
花都區人民醫院 47.50
花都區第二人民醫院 14.42
廣州市中西醫結合醫院 30.58

3 討論
3.1 兒童專科醫院總量不足 
     整個花都區只有4家醫院設有兒科專科,每一家醫院的兒科都在超負荷運轉。床位使用率達到100%以上,門診接診量和收治住院的情況都超過醫院的其他科室。尤其是門診,每名有資質的兒科醫生每年要接診6 000人以上,即每天要接診24人以上。而且三級醫院兒科醫生的工作負荷要遠遠高于二級醫院。兒科醫院總量不足導致就診過分集中。究其原因,是因為兒科疾病比較單純,檢查、用藥較少,均次費用不高,醫院收入較低,所以社會和個人都不愿意投資辦兒童醫院,只有依靠政府加大投入,這既限制了兒童的醫院的數量也限制了兒童醫院的規模。因此,需要合理規劃兒科醫院布局,合理增加兒科病床,優化資源配置。
3.2 兒科醫生短缺,醫生長期超負荷工作
     兒科醫生短缺源于在教育部1998年7月頒布的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目錄中,兒科醫學專業被以“專業劃分過細,專業范圍過窄”為由列入調整范圍,并且從1999年起停止招

(下轉第126頁)(上接第122頁)
生,結果是直接切斷了兒科醫生隊伍最穩定的人才補充源,并由此造成兒科醫生嚴重短缺的嚴重后果[4]。由于兒科患者多為嬰幼兒,年齡小,不能清楚的表達自己的癥狀,所以兒科有"啞醫"之稱。這就對兒科醫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要求兒科醫生具有豐富的經驗,客觀上也增加了兒科醫生的難度和醫療糾紛的發生率[5]。使很多年輕醫生不愿意從事兒科。此外,兒科醫生工作時間過長,工作負擔太重,往往無暇顧及自身業務培訓和知識技能的學習,進而在職稱晉升等方面無法得到滿足[6]。常常出現兒科醫生和護士的工作年限和職稱倒掛現象:工作年限長,職稱卻只是初級,在一定程度上打擊了年輕人從事兒科的積極性。針對這樣的特點,管理部門應該出臺合適的政策,制定適合兒科特點的晉升渠道,留住兒科人才[7]。
3.3 發展基層兒科,分散就醫壓力
     兒科門診的需求遠遠大于住院需求,三級醫院的就診壓力大于二級醫院。要解決這一問題,最好是發展基層兒科,分散就醫壓力;引導患者及其家屬,合理就醫。發展基層兒科,不光要提供技術支持,還應從醫療政策上做出改變。可以通過提高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的報銷比例,在緩解患者經濟壓力的同時,合理增加各級醫療機構的收益。為保證基層兒科的診療質量,需建立一些長期制度,比如專家主任基層輪轉制度,并以此作為職稱晉升和業務考核指標。增加兒科醫生外出學習的機會,注重兒科醫生的繼續教育。貫徹落實"百日幫扶",讓百日幫扶具有持續性,不僅僅是"百日"。

參考文獻
[1] 李 哲,張馨予,王耀剛.我國兒科資源配置與服務供給現狀分析[J].中華醫院管理雜志,2014,30(8):608-611.
[2] 黃水清,趙長安,王 波,等.廣東省兒科服務能力影響因素分析及對策建議[J].中華醫院管理雜志,2010,26(10):762-765.
[3] 李秋萌.兒科困局[J].中國衛生人才,2011(3):46-47.
[4] 馮 娜.兒科醫生人才隊伍萎縮的原因探析[J].檢驗醫學與臨床,2012,9(13):1660-1661.
[5] 龍 杰,林生趣.新時期倫理視野下的醫患關系審視[J].現代醫院,2014,14(9):115-116.
[6] 張小莊,葉 寧,趙長安,等.廣東省兒科醫療服務滿意度調查研究[J].中華醫院管理雜志,2010,26(10):759-762.
[7] 韋 萍,周本立.醫院人才隊伍層次建設和培養[J].現代醫院,2014,14(6):129-130.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本網版權均屬于現代醫院雜志社,轉載、摘編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應注明"來源出處:《現代醫院》雜志社"。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如有疑問和問題請聯系現代醫院雜志社服務熱線:020-83310901 83310902

推薦文章: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院有4方面影響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

2020年,每個人心中都可能縈繞著一個問題 疫情之后,是爆發報復性反彈?還是緩慢有......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東醫療行業前景光明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

廣東省醫院各學科恢復不平衡,但總體向好 。 疫情在國內雖然被控制了,但不少醫院......

過刊回顧

下載排行

網站最新

彩神购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