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由廣東省醫院協會主管主辦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醫院管理篇 > 黨建與人文 >

能力信任與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與合作行為的二階交互作用分析

【】2016-07-07 點擊次數
基金項目: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基金項目(編號:14YJCZH217)
袁瑤瓊 沈丹燁 錢月嬌 張澤洪:溫州醫科大學人文與管理學院 浙江溫州 325000

能力信任與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與合作行為的二階交互作用分析

袁瑤瓊 沈丹燁 錢月嬌 張澤洪
ANALYSIS OF TWO ORDER INTERACTION OF COMPETENCE TRUST AND GOODWILL TRUST ON COMPLIANCE AND COOPERATION BEHAVIOR OF PATIENTS.
YUAN Yaoqiong, SHEN Danye, QIAN Yuejiao, et al


  【摘 要】 以信任理論為基礎,通過對信任、關系行為等涵義的學習,以及對醫患矛盾產生的原因的研究,來深入探討能力信任與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與合作行為的二階交互作用。首先回顧了近年來國內外學者對醫患信任問題的研究現狀與不足;接著對問卷調查數據進行均值處理,然后進行線性回歸分析,得到線性回歸方程。從線性回歸方程中得出能力信任、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與合作行為的正向交互作用。即能力信任高時,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行為的促進越明顯。
  【關鍵詞】 信任,患者,依從與合作,二階交互作用

  【Abstract】 This paper is based on the trust theory, based on the learning of the meaning of trust, relationship behavior, and the research of the causes of the doctor-patient contradiction, to further explore the two order interaction on capacity trust and goodwill trust on compliance and cooperation behavior of patients. Firstly this paper reviews the domestic and foreign scholars in recent years on the doctor-patient trust status and deficiency; Secondly, we make mean value for the survey data. Then, we mak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and the Linear regression equation is obtained. Finally, we draw a positive interaction of ability trust and goodwill trust and on compliance and cooperation behavior of patients from the linear regression equation. That is, goodwill trust to promote compliance behavior of patients will be more obvious when competence trust is high; Goodwill trust to promote cooperative behavior of patients will be more obvious when competence trust is high.
     【Key words】  Trust, Patient, Compliance and cooperation, The two order interaction
     【Author′s address】 Humanities and Management institute of Wenzhou Medical College, Wenzhou, Zhejiang, 325000
  doi:10.3969/j.issn.1671-332X.2015.10.041

1 引言
     在醫患信任維度的研究中,很多國內外學者在研究中已經意識到將品質信任進行劃分,而將其劃分為能力信任與善意信任則是最常見的,有些還包含了計算信任。
     在關系行為的相關研究中,目前學者們對關系行為的描述主要有兩種。一種將關系行為分為靈活性、信息交流、團結3 種類型(Lusch 和Brown(1996))。但是,這種分類是部分重疊的。大多數的學者在使用這種分類時,在數據處理中無法有效的區分3 個維度,從而將關系行為作為一個統一的變量來處理,這就使這種分類失去了原有的意義。另一種用“依從”和“合作”來反映關系行為被更為普遍的接受(Hewett 和Bearden(2001))。
     在信任對關系行為影響的相關研究中,盡管學者們沒有在實證分析中分別驗證善意信任和能力信任對關系行為的影響,但是已有不少學者從理論上論述了這兩類信任都會促進依從和合作(Morgan和Hunt(1994))
     2 調查結果
2.1 問卷設計及調查方法
     本項目得到的患者眼中的醫患信任程度是根據項目組科學設計的調查問卷的調查得到的。問卷采取李克特七級量表,用以描述被調查對象相應的態度和行為傾向。以第一題為例,“我相信醫生的職稱越高能力越強”,回答“1”表示“完全不同意”,“4”表示“一般”(中立態度),“7”表示“完全同意”,被調查對象得分即代表他們對醫生或醫院的信任程度,分數越高表示越信任。
     本項目問卷調查主要采取了分層抽樣和隨機抽樣的方法。問卷主要面向溫州市的各級醫院,選擇了省級醫院、市級醫院、縣區級醫院級醫院進行分層抽樣,在各級醫院中采取隨機抽樣的方法對等候就診的患者及其家屬進行調查。
     調查自2014年6月開始,到2014年8月結束,歷時3個月,共發放問卷300份,收回200份,包括有效問卷164份。
2.2 能力信任與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行為的交互作用
     對問卷各部分所得數據進行均值處理,以能力信任和善意信任為自變量,分別記作x1,x2,患者依從行為是因變量,記作y1。用SPSS軟件作二元線性分析得到表1。

表1 能力信任和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行為的回歸分析

 

Model Unstandardized
Coefficients

Standardized
Coefficients
Beta
t sig.
  B Std.Error
(Constant) 1.698 .529   3.212 .002
能力信任均值 .191 .074 .190 2.557 .011
善意信任均值 .514 .111 .344 4.616 .000

  由表1可列二元線性回歸方程:
     =0.1911+0.514x2+1.698
     由此方程我們可以發現,x1,x2前的系數為正數,則能力信任和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行為呈正相關,即能力信任與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行為是正向二階交互作用。而從兩者系數大小可得出,相對于能力信任,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行為的影響更大。也就是說,能力信任高時,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行為的促進越明顯。
2.3 能力信任與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合作的交互作用
     同樣以能力信任和善意信任為自變量,分別記作x1,x2,患者合作行為是因變量,記作y2。作二元線性分析,得到表2。

表2 能力信任和善意信任對患者合作行為的回歸分析

 

Model Unstandardized
Coefficients

Standardized
Coefficients
Beta
t sig.
  B Std.Error
(Constant) 2.243 .644   3.482 .001
善意信任均值 .394 .136 .227 2.902 .004
能力信任均值 .223 .091 .192 2.460 .015

  由表2可列二元線性回歸方程:
     =0.2231+0.3942+2.243
     由此方程我們同樣發現,x1,x2前的系數為正數,則能力信任和善意信任對患者合作行為呈正相關,即能力信任與善意信任對患者合作行為是正向二階交互作用。從兩者系數大小可得出,相對于能力信任,善意信任對患者合作行為的影響更大。也就是說,能力信任高時,善意信任對患者合作行為的促進越明顯。
     3 對策
3.1 加強對醫生以及醫護人員的能力培訓 能力是患者相信醫生的最主要依據。換句話說,醫生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患者對醫生的信任程度。患者對醫生能力的判斷主要來自三個方面,職稱,是否發生過醫療事故,所在醫院等級規模。因此,
     ①醫院在評比醫生職稱時要綜合考慮各方面因素,尤其需側重專業技能能力同時需注意患者對醫生的反饋。
     ②加強醫院的對醫生以及醫護人員的能力培訓,避免醫療事故的發生成為患者眼中的可信賴醫院。加快醫聯體的建設,給醫資力量不夠發達的醫院提供能力較強的醫生與指導。
     ③加快醫院自身建設,適當擴大規模,提高等級,有能力的可以使用先進設備,提高患者對醫院的能力信任。
3.2 建立健全患者反饋機制 看病作為消費的一種,同樣需要反饋來實現醫療服務的優化。患者看病就診后會對醫生的服務產生一個直觀的評價,這時候建立一個平臺讓患者對醫生進行服務上的評價,讓患者能有一個渠道去表達對醫生服務的滿意度。評價內容可以包括醫生的服務態度,醫生的治療效果等,患者的評價一方面可以給對醫療服務不滿意的患者一種宣泄平臺,在一定程度上緩和醫患關系;另一方面將患者反饋納入績效考評,對醫生和醫護人員有一個激勵促進作用。
3.3 加強醫生及醫護人員的善意表達能力, 以情感人 在一定的醫學技術水平條件下, 信任程度取決于醫患間相互了解和尊重的程度。情感交流的淡薄, 是醫患之間缺乏信任的重要原因之一。醫療服務過程中, 如果醫生表達出足夠的善意, 患者能感到醫護人員的真誠,會適當的放下戒心與反抗心理,從而表現出依從與合作行為,改善就醫過程,減少醫療矛盾。如醫生多對患者展露微笑,有利于拉近患者對醫生距離感和消除患者的緊張感,使患者相信醫生是出于善意的考量,從而配合與遵從醫生的治療和囑托。
     4 結語
     在當今社會的大背景之下,醫患矛盾日趨激烈的現狀越來越明顯。醫患之間的矛盾始終存在。本文通過對能力信任與善意信任對患者依從與合作行為的交互作用的分析,提出對當前醫院如何提高患者對醫生能力信任以及醫生對患者的善意度提升的相關措施,以期緩解當前醫患間的激烈關系。
     醫方除了需要做到醫術上的精益求精,還需站在患方的角度考慮到患者患病的痛苦。讓患者看到醫生的能力,讓患者感受到來自醫生的真誠。能力是患者相信醫生的最主要原因,醫生要盡全力為患者減輕痛苦,贏得患者的理解與信任。同時,在對待患者的時候醫生需心存仁善,態度友善,拉近與患者之間的距離,醫患之間的關系應該是平等的,而不是需求方與提供方的關系。良好的醫患關系不僅有利于醫生更好的了解患者的需要,給予患者更好的治療;還利于患者對醫生產生信任和信賴。在醫生的能力得到患者信任的時候,醫生的態度越友善,患者配合醫生的程度就越高。患者越配合醫生,治療的效果就會越好。
     患方也需要體諒醫方的艱辛。疾病的治療過程是需要時間的,而病況也是因人而異。患者需以更加平和的心態對待治療過程,而不是將患病的痛苦表露到語言、行動上。疾病的治療不是一蹴而就的,只有患者用平和的心態配合醫生治療才能達到更好地治療效果。
     因此在看病過程中,醫方需要憑借自己的實力與友善的態度得到患者的信任,患者也需要體諒醫生配合治療。只有醫患雙方加強溝通與理解,互相配合,現今緊張的醫患關系才能得到有效的緩和。

參考文獻
[1] 李家偉,景 琳,楊 莉,等. 醫患關系質量對患者不道德就醫行為影響的實證研究[J]. 中國衛生事業管理,2012,06:422-425.
[2] 寧麗紅,陳曉陽,楊同衛. 基于患方的醫患信任研究[J]. 中國醫學倫理學,2012,05:623-625.
[3] 壽志鋼,蘇晨汀,楊志林,等. 零售商的能力與友善如何影響供應商的關系行為——基于信任理論的實證研究[J]. 管理世界,2008,02:97-109.
[4] 毛福娟,應 豪,周亞珍. 重建醫患信任 打造和諧醫院[J]. 中國醫學倫理學,2007,04:52-53.
[5] 何曉麗,王振宏,王克靜. 積極情緒對人際信任影響的線索效應[J]. 心理學報,2011,12:1408-1417.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本網版權均屬于現代醫院雜志社,轉載、摘編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應注明"來源出處:《現代醫院》雜志社"。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如有疑問和問題請聯系現代醫院雜志社服務熱線:020-83310901 83310902

推薦文章: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院有4方面影響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

2020年,每個人心中都可能縈繞著一個問題 疫情之后,是爆發報復性反彈?還是緩慢有......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東醫療行業前景光明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

廣東省醫院各學科恢復不平衡,但總體向好 。 疫情在國內雖然被控制了,但不少醫院......

過刊回顧

下載排行

網站最新

彩神购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