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由廣東省醫院協會主管主辦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醫院管理篇 > 健康管理 >

家庭支持對喉部分切除患者生活質量的影響

【】2016-07-05 點擊次數
基金項目:廣東省自然科學基金(編號: S2013010016000)
林 意 周銓梅 劉瑜琴 楊偉麗:廣州市第十二人民醫院 廣東廣州 510620

家庭支持對喉部分切除患者生活質量的影響


林 意 周銓梅 劉瑜琴 楊偉麗
THE IMPACT OF FAMILY SUPPORT FOR LIFE QUALITY OF PARTIAL LARYNGECTOMY PATIENT
LIN Yi, ZHOU Quanmei, LIU Yuqin, et al


  【摘 要】 目的 探討家庭支持水平對喉部分切除患者生活質量的影響。方法 收集2009 年1 月~2014 年1 月在本院住院行部分喉切除手術后的患者160人, 按LISS量表得分情況分為:A組:家庭支持良好組(70~100分),B組:家庭支持中等組(40~69分),C組家庭支持差組(0~39分),分析喉部分切除術患者的術后家庭支持水平對其EORTC QLQ-C30及3EORTC QLQ-N&N35量表得分的影響。結果 在情緒功能、社會功能、疲乏、疼痛、社交進食、社會接觸及自覺病感方面,A組優于B組,B組優于C組。患者軀體整體情況自術后15天至術后1年各個時間點上,A>B>C(均p<0.05),術后6個月、1年,各組軀體整體情況得分組內相比無統計學差異。結論 家庭支持水平直接影響喉部分切除患者術后生活質量,應加強對患者家庭成員健康教育,及進一步推廣標準量表在喉癌術后的應用普及。
  【關鍵詞】 家庭支持,喉部分切除,生活質量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impact of family support for partial laryngectomy patient quality of life. Methods Collected 160 patients with partial laryngectomy in our hospital during January 2009 - January 2014. According to the score of Laryngectomy-specific Family Support Scale,all patients were divided into three groups: A group: good family support groups (70-100 points), Group B: Medium family support group (40-69 points), group C: poor family support group (0-39 points). To analysis the impact of family support for EORTC QLQ-C30 and 3EORTC QLQ-N&N35. Results In the emotional function, social function, fatigue, pain, social eating, social contact and consciously susceptible aspects, group A was better than group B, and group B was better than group C. The score of overall physical condition of the patient from 15 days post-op to one year: group A> group B> group C (p<0.05).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as found in each group. Conclusion Family supports were important for partial laryngectomy patient quality of life. The health education for the family members should be strengthened, and promote the universal application of the standard scale for laryngeal surgery.
     【Key words】  Family support, partial laryngectomy, quality of life
     【Author′s address】 Guangzhou NO.12 People's Hospital, Guangzhou, Guangdong, 510620, PRC
  doi:10.3969/j.issn.1671-332X.2015.08.059

  喉癌是頭頸部最常見的惡性腫瘤之一[1]。隨著頭頸外科從生物醫學模式向生物-心理-社會醫學模式轉變, 喉癌患者的生存率不再是衡量治療效果的唯一標準。減少痛苦,提高生活質量和改善心理狀態, 這已成為衡量治療結果的主要指標。LFSS (Laryngectomy-Specific Family Support Scale)量表由重慶醫科大學參考家庭支持自評量表(MPSS-Fa)制作,表分四個維度,由32個條目組成,每個條目按受試者個人主觀感受分成5個等級,每個等級記相應的分數,得分范圍1~5分,得分越高表示家庭支持越好[2]。本文以此表為基礎,收集本院喉部分切除術后患者生活質量EORTC QLQ-C30及3EORTC QLQ-N&N35量表得分情況進行分析,報告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1.1.1 資料選取 選取2009 年1 月~2014 年1 月,行部分喉切除手術后的患者160人。其中男145例,女15例。按LISS量表得分情況分為:A組:家庭支持良好組(70~100分),B組:家庭支持中等組(40~69分),C組家庭支持差組(0~39分)。各組患者一般情況見表1。
1.1.2 納入及排除標準 納入標準:①依據病理診斷為喉癌; ②進行喉部分切除術(大于1 w);③與家庭成員生活在一起,能閱讀文字和有一定的理解能力,溝通良好,自愿參加本研究者。排除標準:①有智力或認知障礙患者,精神障礙性疾病;②嚴重的認知障礙;③不愿意參加本研究者;④有重要器官(如心、肝、腎)功能的嚴重損害或其它嚴重的疾病(如惡性腫瘤等),有嚴重心肺疾病患者。
1.2 方法
1.2.1 手術方法 按改良額側位喉部分切除術方法完成。手術由同一組手術醫師完成。
1.2.2 問卷調查方法 在患者入院時及出院后進行問卷調查。調查由耳鼻咽喉科醫學組和護理組組建成研究組成員,醫學組由主任醫師2名、主治醫師1名組成,護理組由副主任護師1名、主管護師2名、護師2名組成,及醫學研究生1名。調查單獨對患者進行調查, 其家庭成員不參與。對于來院住院的患者采用當場發放問卷,當場收回的方法,對填寫困難者,由調查者詢問,但避免誘導式提問、受調查者回答、調查者代寫的方法。對已出院患者,采用郵寄問卷和指導語的形式,并隨信附上新的信封和郵票。根據本研究得納入及排除標準抽取受試對象。
1.2.3 調查問卷內容包括 患者一般資料調查:EORTC QLQ-C30量表調查:包括1個整體生活量表及5個功能量表(軀體、角色、認知、情緒和社會),3個癥狀量表(勞累、疼痛、惡心、嘔吐),6個單項(呼吸困難、失眠、食欲降低、便秘、腹瀉和經濟困難)。功能或整體生活質量量表中的高分代表功能或整體生活質量水平較高,而癥狀量表或項目中的高分代表癥狀或問題較多[3]。3EORTC QLQ-N&N35量表:該問卷是評估頭頸腫瘤患者HRQL的附加模塊,包括35個問題評估癥狀與治療的不良反應、社會功能、軀體形象和性欲。包括7個癥狀量表[疼痛、吞咽、感覺(味覺、嗅覺)、言語、社交進食、社會接觸和性欲]及6個癥狀項目(牙齒問題、張口困難、口干、唾液黏稠、咳嗽和病感)。分數愈高則表示其癥狀或是問題愈嚴重[3]。
1.3 數據收集與統計
     采用SPSS 17.0統計學軟件進行統計學分析,計量資料采用(±s)方式表示,兩組間生存質量分析采用ANOVA單因素方差分析進行比較,p<0.05表示有統計學差異。
     2 結果
2.1 收集160例患者一般情況,按分組情況,對其性別、年齡等方面進行統計和分析。三組之間,術前一般資料對比,各組各項之間無明確差異,具有可比性。

表1 患者一般情況

(n,±s)

  A組(49) B組(86) C組(25)
性別(男/女) 44/5 79/7 22/3
年齡/歲 64.2±12.3 66.7±15.5 68.6±14.9
婚姻(是/否) 47/2 81/5 21/4
教育背景      
 小學及以下 31 56 16
 初中 9 14 5
 大專及以上 9 16 4
 注:各組間相比,p>0.05,無統計學差異
2.2 術后1月,根據EORTC生活質量核心30問卷調查表(QLQ-C30)的數據(表2)。在軀體整體狀況方面:A>B>C(p<005);在情緒、社會、疲乏、疼痛四個方面:A 2.3 術后1個月,根據EORTC生命質量測定量表QLQ-H&N35的數據(表3),在疼痛、社交進食、社會接觸及自覺病感四個方面A>B>C (p<0.05)。量表其他指標無統計學差異。

表2 術后1月EORTC生活質量核心30問卷調查表(QLQ-C30)

(±s)

癥狀及單項 A組(49) B組(86) C組(25)
軀體整體狀況 54.7±16.9 48.2±14.31) 32.6±6.41)
軀體功能 65.3±16.3 62.2±14.9 59.8±12.6
角色功能 51.2±13.2 48.6±14.5 47.2±15.7
認知功能 76.6±11.3 74.3±13.7 71.6±10.8
情緒功能 78.6±13.3 72.3±15.61) 55.6±11.31)
社會功能 60.1±15.9 49.8±12.31) 39.2±13.41)
疲乏 38.1±9.2 49.1±11.91) 62.5±19.31)
疼痛 25.9±8.9 35.1±9.61) 48.3±14.51)
惡心嘔吐 19.2±10.3 22.3±11.6 25.6±12.5
失眠 37.1±14.2 42.3±15.3 45.8±21.2
食欲降低 36.2±11.8 33.6±12.3 38.5±15.4
便秘 15.9±9.6 17.1±8.4 16.2±8.1
腹瀉 16.8±10.2 16.0±9.2 17.9±8.9
經濟困難 45.6±12.3 47.2±14.5 46.8±13.8
 注:1)A、B、C三組間相比,p<0.05

表3 EORTC生命質量測定量表QLQ-H&N35的數據

(±s)

項目 A組(49) B組(86) C組(25)
疼痛 29.5±10.2 39.8±13.51) 46.2±12.91)
吞咽 33.5±11.2 36.4±15.6 37.1±12.4
感覺問題 29.6±13.6 34.5±14.2 36.6±15.7
言語問題 32.5±14.9 36.8±13.8 33.4±14.2
社交進食 22.6±9.5 32.4±13.51) 44.6±19.41)
社會接觸 26.3±16.5 38.1±15.41) 47.2±20.41)
性欲 15.2±9.2 16.7±8.1 17.9±7.8
牙齒問題 29.6±12.6 32.5±11.6 27.1±14.5
張口困難 11.5±8.1 13.8±5.6 15.4±7.5
口干問題 25.4±12.2 29.1±11.6 27.6±9.8
唾液黏稠 30.5±13.2 32.6±15.2 35.4±16.1
咳嗽 31.5±9.2 33.6±15.2 29.3±13.6
自覺病感 26.7±11.6 37.2±12.41) 44.6±15.21)
 注:1)A、B、C三組間相比, p<0.05
2.4 根據相關數據,我們統計了術后1年軀體整體情況變化趨勢,結果顯示:患者軀體整體情況自術后15天至術后1年各個時間點上,A>B>C(p<0.05),術后6個月、1年,各組軀體整體情況得分組內相比無統計學差異。

表4 術后軀體整體狀況變化趨勢

(±s)

術后時間 A組(49) B組(86) C組(25)
術后15天 54.7±16.9 48.2±14.31) 32.6±6.41)
1個月 61.2±15.2 53.6±20.11) 44.2±19.51)
3個月 77.5±18.6 70.3±17.51) 63.1±16.11)
6個月 81.4±21.5 72.3±20.81) 64.1±17.21)
1年 80.2±22.3 73.6±18.51) 67.2±16.81)
 注:1)A、B、C三組間相比, p<0.05
3 討論
     喉癌發病率高,國內相關調查顯示男女患病比例約為10:1[4]。喉癌直接影響個人、家庭、社會的經濟及患者的生存質量。隨著醫療水平的不斷進步,對于喉癌的早期診斷干預,也越來越普及,喉部分切除術作為一種常規的術式,因其良好的功能性效果及生存率,得到業界的一致認可[5]。近年來,對于治療頭頸外科腫瘤的重點也從最初的提高生存率,轉向對于生存時間及生活質量的雙重指標。生活質量已經作為喉部分切除術后患者康復情況的重要指標[6]。
     本研究中所采用的LFSS量表是以馬斯洛的基本需要層次理論為理論基礎,即人類都有普遍存在的需要包括生理的需要、安全的需要、愛與歸屬的需要、自尊的需要、自我實現的需要,參考家庭支持自評量表(MPSS-Fa),由重慶醫科大學研首先制作[2]。本研究收集LISS量表相關數據,根據得分情況,將患者分為:家庭支持良好組(70~100分):家庭支持中等組(40~69分)及家庭支持差組(0~39分)。在此基礎上探討家庭支持水平與患者術后的生活質量的關系。生活質量在國內外都是腫瘤患者術后的研究熱點,但對于其評價指標一直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國內外相關研究中多聯合使用歐洲癌癥研究與治療組織核心生活質量問卷(EORTC QLQ-C30)與頭頸癌癥患者健康相關的生存質量特異性模塊(EORTC QLQ-N&N35),其可信性也得到大家的一致認可。本研究利用這兩個評分量表對喉部分切除術后患者的生活質量進行了統計分析[7]。
     根據EORTC生活質量核心30研究結果,術后1個月,在情緒功能、社會功能、疲乏、疼痛方面家庭支持水平高的患者得分要優于家庭支持一般的患者,而后者又要優于家庭支持水平低的患者。根據EORTC生命質量測定量表QLQ-H&N35,在疼痛、社交進食、社會接觸及自覺病感方面也同樣出現了這一趨勢。我們還分析了喉部分切除術患者的軀體整體狀況變化趨勢,各組軀體整體狀況術后隨時間呈上升趨勢,至術后3個月左右進入平臺期,各時間點再無明顯差異。各組之間得分情況,同樣表明了家庭支持水平越高,其得分情況越好這一現象。這也充分表明了家庭支持度對于患者術后生活質量的重要性。
     影響患者生活質量是多因素的, 患者各種癥狀與生活質量呈負相關;情緒取向應對方式與生活質量呈負相關;喉癌患者抑郁焦慮發生率較高, 鄭燕丹[8]報道喉癌病人抑郁發生率為581%,較好的家庭支持使患者焦慮、抑郁等精神狀態的發生率明顯降低。家庭、社會支持與其QOL 呈正相關,提高患者生活質量, 要幫助患者減少或消除這些因素的負面影響[9]。在注重治療的同時,做好家屬的心理宣教,讓患者感受到被關愛及尊重,促進患者的心理康復;鼓勵家屬參與患者疼痛管理;針對患者病情個性化情況,對患者及家屬進行癌癥疼痛的知識宣教,兩者共同參與疼痛管理, 從而減輕了家屬及患者的心理壓力, 使患者在治療過程中獲得了有效的心理支持[10]。
     給患者建立一個舒適、氣氛和諧的家庭環境,家屬細致關愛的照顧對患者的康復起重要作用。建立良好的家庭支持系統,不僅需要患者和家屬的共同努力,也需要醫護人員提供相應的知識和信息,進行有效的教育和指導。因此,要建立一套完善的家庭護理模式,提供給家庭社區作為參照指導患者及家屬是十分必要及迫切的。

參考文獻
[1] 湯瑋晶,陶 磊.喉癌患者術后生存質量的研究進展[J].中國眼耳鼻喉科雜志,2014,14(2):124-126.
[2] 李湘華,劉學勤,甘秀妮.對全喉切除患者及家屬實施同期護理干預的效果[J].中華護理雜志,2010,45(5):436-438.
[3] DORIT ENGELMANN,CORNELIA WULKE MD,ANDREAS DIETZ,et al. Validation of the EORTC QLQ‐C30 and EORTC QLQ‐H&N35 in patients with laryngeal cancer after surgery[J]. Head & neck,2009,31(1):64-76.
[4] 李 巍,季文樾,劉 嶸.聲門型喉癌頸淋巴結轉移相關因素的研究[J].中華耳鼻咽喉科雜志,2003,138(4):304-306.
[5] THOMAS L,DRINNAN M,NATESH B,et al.Open conservation partial laryngectomy for laryngeal cancer: a systematic review of English language literature[J]. Cancer treatment reviews,2012,38(3):203-211.
[6] PHILIPPE Y,ESPITALIER F,DURAND N, et al. Partial laryngectomy as salvage surgery after radiotherapy:Oncological and functional outcomes and impact on quality of life.A retrospective study of 20 cases[J].European annals of otorhinolaryngology, head and neck diseases, 2014,131(1):15-19.
[7] SINGER S, ARRARAS J I,. CHIE W-C, et al. Performance of the EORTC questionnaire for the assessment of quality of life in head and neck cancer patients EORTC QLQ-H&N35: a methodological review[J]. Quality of Life Research,2013,22(8): 1927-1941.
[8] 蔡 潔,鄭燕丹,鐘曉珊,等,喉癌病人情感障礙的心理干預效果評價[J].中華現代護理雜志,2009(27):2744-2745.
[9] 張彥書,邱曉霞,孫相波,等.喉癌患者改良額側位喉部分切除喉功能重建術后的生存質量分析[J].江蘇醫藥,2014,21(19):2577-2579.
[10] 區正紅,姚和瑞,白守民,等.預防鼻咽癌病人放療期并發放射毒性的護理干預及效果觀察[J].護理研究,2004,18(9):1552-1553.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本網版權均屬于現代醫院雜志社,轉載、摘編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應注明"來源出處:《現代醫院》雜志社"。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如有疑問和問題請聯系現代醫院雜志社服務熱線:020-83310901 83310902

推薦文章: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院有4方面影響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

2020年,每個人心中都可能縈繞著一個問題 疫情之后,是爆發報復性反彈?還是緩慢有......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東醫療行業前景光明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

廣東省醫院各學科恢復不平衡,但總體向好 。 疫情在國內雖然被控制了,但不少醫院......

過刊回顧

下載排行

網站最新

彩神购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