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由廣東省醫院協會主管主辦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醫院管理篇 > 健康管理 >

中山市14 565例新生兒先天性心臟病篩查結果

【】2015-07-22 點擊次數
基金項目:中山市科技計劃項目(項目編號:20132A007)
莫兆冬 郭小玲 彭嘉恒 王維瓊:中山市博愛醫院 廣東中山 528400
通訊作者:郭小玲

中山市14 565例新生兒先天性心臟病篩查結果


莫兆冬 郭小玲 彭嘉恒 王維瓊
SCREENING OF 14,565 CASES OF NEWBORNS WITH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 IN ZHONGSHAN
MO Zhaodong, GUO Xiaoling, PENG Jiaheng, et al


  【摘 要】 目的 了解中山地區住院新生兒心臟病的流行病學資料,為以后建立全市兒童先天性心臟病防治網絡提供參考證據。方法 選擇在中山市博愛醫院住院的新生兒14 565例,對所有新生兒行先天性心臟病篩查。 篩查方法選擇心臟聽診+肢體脈搏血氧飽和度測量,只要新生兒有任何一項篩查結果為陽性,即進一步行超聲心動圖檢查以明確診斷。并觀察先天性心臟病發生率、類型、并發癥和預后。結果 住院病人先天性心臟病的總發生率為25.13%,發生率最高的均為房間隔缺損,第二位為動脈導管未閉,第三位為室間隔缺損。先天性心臟病新生兒的并發癥發生率為3.77%,3.88%患兒需行介入手術治療或開胸手術治療,1.25%因心臟血管畸形復雜、病變嚴重而死亡。結論 了解本地區新生兒先天性心臟病的流行病學資料,還可早期發現和及時治療先天性心臟病,對改善這些患兒的生存質量和降低死亡率有利。
  【關鍵詞】 先天性心臟病,新生兒
  doi:10.3969/j.issn.1671-332X.2015.01.058

  先天性心臟病是新生兒常見的心臟血管畸形疾病,發病率約為4%~10%[1],先天性心臟病主要由心臟和大血管等器官在胚胎期發育不正常導致,由于心臟或血管畸形可明顯干擾患兒的心臟泵血功能和肺換氣功能,該病可嚴重影響患兒的生存質量,甚至導致患兒死亡[2]。因手術費用高、患者家庭困難,防治體系薄弱等原因,在廣東省仍至全國,先天性心臟病已經成為導致新生兒及嬰幼兒死亡的重要原因[3]。因此早期發現、及時治療先天性心臟病對提高患兒生活質量、降低死亡率非常重要。目前由于B超技術的發展,很多醫院在胎兒期即開始篩查先天性心臟病,但由于胎兒特殊的生理特點(如胎心很快,以及胎兒心臟作用壓力相差不大,即使存在先天性心臟病也不出現明顯分流。)很容易發生漏診、誤診[4]。據國外文獻報道,產前B超對先天性心臟病的正確診斷率僅為7%~19%[5]。故對新生兒仍有必要行先天性心臟病篩查。本研究主要分析中山市博愛醫院出生的新生兒行先天性心臟病篩查的結果,為以后建立全市兒童先天性心臟病防治網絡提供參考證據。現結果報告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資料與方法
     選擇2010-1-1~2013-12-31在中山市博愛醫院住院的新生兒14 565例,其中男7 630例,女6 935例。足月兒10 270例,早產兒4 295例。對所有新生兒行先天性心臟病篩查。 篩查方法選擇心臟聽診+肢體脈搏血氧飽和度測量,心臟聽診只要聽到心臟雜音即為篩查陽性。脈搏血氧飽和度測量的篩查方法為:①對有癥狀新生兒生后10分鐘即監測血氧飽和度,如血氧飽和度<85%,排除肺部疾病,則為篩查陽性。②對無癥狀新生兒,篩查時間選擇在足月新生兒出生后24 h或早產兒出生后1周。篩查陽性標準參照《美國新生兒危重先天性心臟病篩查程序簡介》[6],現簡單介紹如下:在三次間隔1 h的測量中,在任何一個肢體,只要有一次監測到脈搏血氧飽和度≥95%,且上肢和下肢脈搏血氧飽和度的絕對差值≤3%,則為篩查陰性,相反為篩查陽性。只要新生兒有任何一項篩查結果為陽性,即進一步行超聲心動圖檢查以明確診斷。各類先天性心臟病診斷標準參照《小兒心臟病學》[7]。
1.2 觀察指標
     先天性心臟病發生率、類型、并發癥和預后。
1.3 統計學處理
     采用SPSS 130統計學軟件進行統計分析,采用2檢驗。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先天性心臟病的總發生率
     本研究一共篩查了14 565例新生兒,共3 660例新生兒診斷為先天性心臟病,發生率為2513%。其中足月兒2 345例,早產兒1 315例。此外有543例新生兒盡管經超聲心動圖發現動脈導管未閉和(或)房間隔缺損,但半年后復查超聲心動圖提示自然愈合,不能診斷為先天性心臟病[8]。
2.2 先天性心臟病的類型
     各種類型的先天性心臟病發病情況詳見表1。無論是足月兒還是早產兒,發生率最高的均為房間隔缺損(分別為1 518例和808例),第二位為動脈導管未閉(分別為642例和446例),第三位為室間隔缺損(分別為105例和49例)。而早產兒的房間隔缺損、動脈導管未閉的發生率均比足月兒的高(p<005)。室間隔缺損則兩組發生率未見明顯差異(p>005)。少見類型心臟病足月兒組高于早產組(p<005)。
2.3 先天性心臟病的并發癥和預后
     先天性心臟病新生兒的并發癥總發生率為377%,主要為心功能不全、心律失常和肺動脈高壓(見表2)。足月新生兒的心功能不全發生率明顯低于早產新生兒(p<005),而心律失常和肺動脈高壓的發生率則兩組相當(p>005)。

表1 各類先天性心臟病發生情況

n(%)

心臟B超異常類型 足月組(n=10 270) 早產組(n=4 295) p
房間隔缺損 15181)(14.78) 808(18.81) < 0.05
動脈導管未閉 6421)(6.25) 446(10.38) < 0.05
室間隔缺損 105(1.02) 49(1.15) > 0.05
常見類型總數 2 2651)(22.05) 1 303(30.33) < 0.05
肺動脈狹窄 1(0.01) 0(-) -
法洛氏四聯癥 8(0.08) 2(0.05) -
共同動脈干 5(0.05) 1(0.02) -
先天性大動脈轉位 13(0.13) 2(0.05) -
肺動脈閉鎖 8(0.08) 0(-) -
肺靜脈異位引流 7(0.07) 1(0.02) -
心內膜墊缺損 6(0.06) 1(0.02) -
主動脈瓣閉鎖 2(0.02) 0(-) -
永存動脈干 1(0.01) 0(-) -
其它特殊類型 291)(0.28) 5(0.12) -
少見類型總數 801)(0.78) 12(0.28) < 0.05
 注:與早產組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1)p<005
  所有診斷為先天性心臟病的新生兒大部分不需要外科治療,僅密切監測、定期復查即可。但仍有142例患兒需行介入手術治療或開胸手術治療,占診斷心臟病患兒的388%,其中38例病情過重無法手術或因家屬原因放棄手術治療。而104例接受治療的新生兒,96例效果良好,8例最終死亡,均是因心臟血管畸形復雜、病變嚴重而死亡。

表2 足月兒與早產兒并發癥發生率比較

n(%)

心臟B超
異常類型
足月組
(n=10 270)
早產組
(n=4 295)
p
心功能不全 361)(0.35) 45(1.04) < 0.05
心律失常 16(0.16) 8(0.18) > 0.05
肺動脈高壓 26(0.25) 7(0.16) > 0.05
 注:與早產組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1)p<005
3 討論
     先天性心臟病的病因很多,但可概括為兩個主要因素:遺傳因素和環境因素。遺傳因素包括胎兒存在異常染色體或突變基因[9],環境因素則有懷孕早期發生宮內感染、妊娠期間有不良藥物使用史、妊娠期間有放射線或有害物質接觸史、妊娠期間吸煙或飲酒等。據前人的研究[10],環境因素在先天性心臟病中占主導地位,也是可以人為改變的因素。故對孕婦加強先天性心臟病知識宣教,提高孕期保健意識(特別是孕早期),也是防治先天性心臟病的重要環節。而先天性心臟病篩查則屬于下一步防治措施。
     心臟血管畸形導致血流反常沖擊心臟或血管壁,常產生心臟雜音。故心臟聽診是有用的篩查先天性心臟病的手段。但在部分病變輕微的患兒,雜音很小或沒有。而在正常新生兒也可因嬰兒期特殊生理特點(特殊的心臟解剖、肺血管阻力下降較慢、心室功能較低等)而出現生理性雜音。因此心臟聽診有漏診或誤診可能[11]。心臟血管畸形還可導致部分靜脈血未經氧合即進入體循環,患兒常存在一定的低氧血癥,通過檢測脈搏血氧飽和度也是篩查先天性心臟病的一個手段。超聲心動圖可以直接觀察心臟結構和血流方向[12],是目前診斷先天性心臟病最準確的方法,但是成本太高。本研究則將上述三種檢查結合起來,既減少漏診率,又降低成本。
     我們統計14 565例新生兒的結果顯示3 660例患兒確診為先天性心臟病。這些確診的患兒中,房間隔缺損發生率最高,第二位為動脈導管未閉,第三位為室間隔缺損。而王天成等人報道[13]的北京地區的先天性心臟病患兒則室間隔缺損發病率最高,第二位為動脈導管未閉,第三位為房間隔缺損。這與本研究結果不一致,可能是地區差異造成的;因早產兒肺血管管壁平滑肌為充分發育,發生肺部疾病時更易出現肺循環阻力高,分流量小,故左房壓力增高不及右房壓力,未能實現卵圓孔功能性關閉;早產兒關閉導管的肌纖維太少和功能稚弱,肺清除前列腺素的代謝產物太少,肺部疾病導致缺氧等綜合原因,生后動脈導管未及時關閉,故早產兒房間隔缺損及動脈導管未閉的B超檢出率高于足月兒;此外,大部分確診的患兒并不需要治療,只需在密切監測、定期復查即可。而需行手術治療的患兒(104例)術后也取得良好效果。另外有8例患兒最終死亡,但均為畸形復雜、病變嚴重的患兒。
     總之,對新生兒行先天性心臟病篩查不僅可了解本地區新生兒先天性心臟病的流行病學資料,還可早期發現和及時治療先天性心臟病,對改善這些患兒的生存質量和降低死亡率有利。

參考文獻
[1] WIECZOREK A, HERNANDEZ-ROBLES J, EWING L,et al. Prediction of outcome of fetal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 using a cardiovascular profile score[J]. Ultrasound Obstet Gynecol, 2008, 31(3):284-288.
[2] 郭佳林,洪向麗,姚明珠,等.新生兒先天性心臟病危險因素分析[J].中國新生兒科雜志,2010,25(2):76-79.
[3] 吳 君.貧困先天性心臟病患兒救治問題的調查與思考[J].現代醫院,2011,11(10):85-86.
[4] 張遠枝,王愛芹,龐保東,等. 新生兒先天性心臟病篩查的必要性探討[J]. 臨床合理用藥雜志, 2011, 4(10):30-31.
[5] ROBINSON JN, SIMPSON LL, ABUHAMAD AZ,et al Screening for fetal heart disease with ultrasound[J]. Clin Obstet Gynecol, 2003, 46(4):890-896.
[6] MAHLE WT, MARTIN GR, BEEKMAN RH 3RD,et al. Endorse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recommendation for pulse oximetry screening for critical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J]. Pediatrics, 2012,129(1):190-192.



(接上頁)
[7] 楊思源.小兒心臟病學[M].3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5.
[8] 龐立靜,韋德湛,鄧翼業,等. 新生兒動脈導管未閉10 795例篩查和隨訪分析[J]. 嶺南心血管病雜志, 2010, 16(6):457-458.
[9] 鐘秋安,仇小強.先天性心臟病的病因研究進展[J].中國兒童保健雜志,2003,11(4):259-261.
[10] 張遠枝,王愛芹,田淑新,等.1130例新生兒經彩色超聲心動圖篩查先天性心臟病結果分析[J].疑難病雜志,2010, 09(7):540.
[11] RIEDE FT, WRNER C, DHNERT I,et al. Effectiveness of neonatal pulse oximetry screening for detection of critical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 in daily clinical routine--results from a prospective multicenter study[J]. Eur J Pediatr,2010,169(8):975-981.
[12] 徐連芬,田雪.超聲心動圖對胎兒先天性心臟病的產前診斷價值[J].中國當代醫藥,2013,20(22):93-94.
[13] 王天成,張曉新,許翠平, 等.北京市上地醫院1年出生新生兒先天性心臟病篩查分析[J].中國自然醫學雜志,2008,10(5):346-349.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本網版權均屬于現代醫院雜志社,轉載、摘編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應注明"來源出處:《現代醫院》雜志社"。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如有疑問和問題請聯系現代醫院雜志社服務熱線:020-83310901 83310902

推薦文章: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院有4方面影響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

2020年,每個人心中都可能縈繞著一個問題 疫情之后,是爆發報復性反彈?還是緩慢有......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東醫療行業前景光明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

廣東省醫院各學科恢復不平衡,但總體向好 。 疫情在國內雖然被控制了,但不少醫院......

過刊回顧

下載排行

網站最新

彩神购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