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由廣東省醫院協會主管主辦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醫院管理篇 > 健康管理 >

血液透析患者認知功能障礙狀況及危險因素分析

【】2015-07-22 點擊次數
基金項目:廣州市荔灣區科技計劃項目基金(編號:20111214051)
程 瓊:廣州醫學院荔灣醫院 廣東廣州 510170

血液透析患者認知功能障礙狀況及危險因素分析


程 瓊
THE STATUS AND RISK FACTORS OF COGNITIVE DISORDER IN HEMODIALYSIS PATIENTS 
CHENG Qiong


  【摘 要】 目的 探討血液透析患者認知功能障礙的現狀及其影響因素。方法 收集于2013年3月~2014年2月在我院血液透析室治療的患者,進行認知障礙評估。采用病例-對照研究方法,分析影響血液透析患者認知功能狀況的因素。結果 血透患者的認知障礙發生率為59.4%。教育程度和慢性失眠能顯著影響認知功能障礙的發生風險。教育程度越高,認知功能障礙的發生率越低(OR=051;95%CI=030-086);有慢性失眠史的血透患者發生認知功能障礙的風險分別是無慢性失眠史的血透患者的198倍(OR=198;95%CI=105-375)。結論 認知功能損害在血液透析患者中的患病率較高,其獨立的危險因素為教育程度和有慢性失眠史。
  【關鍵詞】 血液透析,認知功能障礙,危險因

  【Abstract】 To study the status and risk factors of cognitive disorder in hemodialysis patients. Methods We recruited the hemodialysis patients in our hospital during March, 2013 to February, 2014 and assessed their cognitive function. The case-control method was used to test the risk factors of cognitive disorder in these patients. ResultsThe occurrence rate of cognitive disorder in these hemodialysis patients was 59.4%. Education level and chronic insomnia significantly influenced the risk of cognitive disorder. The higher education level, the lower the incidence of cognitive dysfunction (OR=0.51; 95%CI=0.30-0.86); The patients with a history of chronic insomnia were at a 1.98 times higher risk of had (OR=1.98; 95%CI=1.05-3.75) of cognitive disorder compared to those without chronic insomnia. Conclusion There is a high prevalence of cognitive disorder in hemodialysis patients. Education level and chronic insomnia are independent risk factors for cognitive disorder.
     【Key words】  Hemodialysis, Cognitive disorder, Risk factors
     【Author′s address】 Liwan Hospital of Guangzhou Medical College, Guangzhou 510170,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 
  doi:10.3969/j.issn.1671-332X.2015.01.057

  認知功能是人心理過程的一個重要屬性。研究表明,血液透析患者在血透過程中會出現嚴重的心理障礙,進而影響患者的認知功能,導致認知功能衰退[1]。嚴重的認知功能損害不僅會影響患者的生活能力和社會適應能力,而且會降低患者對執行透析及藥物治療的依從性,影響血液透析的效果[2]。病情較嚴重者還會導致尿毒癥腦病的發生[3]。國內有學者報道個體特征如性別等因素可能會影響血液透析患者的認知功能,但上述研究不僅缺乏驗證研究,且研究結論受性別、年齡等不可干預因素的混雜影響[4]。本研究通過收集在我院住院治療的血液透析患者的個體特征信息并進行認知功能障礙評估,以描述血液透析患者的認知障礙發病現狀,并探討影響認知障礙的危險因素。
     1 材料與方法
1.1 研究對象
     收集于2013年3月~2014年2月在我院血液透析室治療的診斷為腎功能衰竭,且血液透析時間超過6個月的患者,共239例。其中,男142例,女97例;年齡區間為33~70歲,平均年齡(6061±599)歲。所有患者均未患有精神病病史和重大疾病病史,以及近三個月內未使用過抗焦慮和抗抑郁藥物。
1.2 資料收集
     通過問卷對可能與其認知功能相關的因素進行調查,包括患者的個體基本特征如年齡、性別和體重指數,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以及疾病史包括高血壓、糖尿病、中風、慢性失眠和腎小球腎炎,及腎病現狀包括病情、病程和血透次數。其中,病情重者指患者出現心力衰竭、精神異常或昏迷等癥狀,而輕者指尚未出現上述癥狀患者。病程按所有患者血液透析時間的中位數(30個月)分組。所有研究對象的認知功能的評估采用中文官方版的蒙特利爾認知量表(MoCA,http:∥wenku.baidu.com/view/ff70d188a0116c175f0e48aa.html?re=view 網下載,蒙特利爾認知量表北京版)。MoCA由加拿大Nasreddine等根據臨床經驗并參考簡明精神狀態檢查的認知項目和評分而制定,大量研究已應用該表并證明其對認知功能障礙篩查具有很高的靈敏度[5-6]。由經專業培訓的醫護人員對患者進行認知功能評定,MoCA得分低于26分者被認定為認知功能障礙。經調查及認知功能評定,239例患者中,142例患者為認知功能障礙,97例為認知功能正常。
1.3 實驗分組
     在上述橫斷面研究的基礎上,開展病例-對照研究。為控制性別、年齡對認知功能障礙的影響,采用按性別相同、年齡相差不超過2歲的原則,1:1頻率匹配方法從上述研究樣本中隨機選取認知功能障礙的患者95例為認知功能障礙組和認知功能正常的患者95例為認知功能正常組。
1.4 統計學處理
     使用SPSS 100軟件對資料進行統計分析。分析采用卡方檢驗(計數資料)和t檢驗(計量資料),分析上述可能與其認知功能相關的因素在血液透析患者認知功能障礙組和正常組間的頻率分布差異。利用多因素Logistic回歸模型分析上述因素對血液透析患者發生認知功能障礙的影響。以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血液透析患者認知功能現狀
     經調查,239例患者中,142例患者為認知功能障礙,594%的患者發生認知功能障礙。認知障礙功能者中,男性有87例,男性認知障礙發生率為613%;女性有55例,女性認知障礙發生率為567%,男性認知障礙發生率高于女性認知障礙發生率,但差異不顯著(p=0480)。此外,認知功能障礙組平均年齡(614±56)歲,認知功能正常組平均年齡(594±64)歲,前者顯著高于后者(p=0013)。
2.2 認知功能相關的因素在兩組患者中的分布及比較
     如表1所示,與認知功能正常組比較,教育程度低者、有高血壓史者、有慢性失眠史者、病情重者和病程>30個月者在認知功能障礙組中的頻率均顯著高于前者(p值依次為0031、0026、0035、0027、0042和0004)。而體重指數、家庭收入水平、有無糖尿病史、有無腎小球腎炎史和透析次數在兩組間的分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值均>005)。

表1 認知功能相關的因素在兩組患者中的分布及比較

 

變量 認知功能
障礙組
認知功能
正常組
卡方或t值 p
樣本量(例) 95 95    
性別
 男 54(56.8) 54(56.8) 0.000 1.000
 女 41(43.2) 41(43.2)    
年齡        
 平均年齡 59.8±5.4 59.3±6.4 0.586 0.558
體重指數        
平均指數 21.6±3.1 22.2±5.9 -0.848 0.398
教育程度        
 小學及以下 37(39.0) 22(23.1) 6.964 0.031
 初中與高中 52(54.7) 60(63.2)    
 大學及以上 6(6.3) 13(13.7)    
家庭收入水平        
 ≤3 000元 55(57.9) 56(58.9) 0.022 0.883
 >3 000元 40(42.1) 39(41.1)    
高血壓        
 有 42(44.2) 28(29.5) 4.433 0.035
 無 53(55.8) 67(70.5)    
糖尿病        
 有 27(28.4) 21(22.1) 1.003 0.316
 無 68(71.6) 74(77.9)    
慢性失眠        
 有 64(67.4) 49(51.6) 4.913 0.027
 無 31(32.6) 46(48.4)    
腎小球腎炎        
 有 27(28.4) 30(31.6) 0.226 0.635
 無 68(71.6) 65(68.4)    
一周透析次數        
 >3次 15(15.8) 9(9.5) 1.717 0.190
 ≤3次 80(84.2) 86(90.5)    
病情        
 重 58(61.1) 44(46.3) 4.149 0.042
 輕 37(38.9) 51(53.7)    
病程        
 ≤30月 62(65.3) 42(44.2) 8.497 0.004
 >30月 33(34.7) 53(55.8)

2.2 影響血液透析患者認知功能狀態的多因素Logistic回歸分析
     將表1中具有顯著統計學意義的因素納入多因素Logistic回歸模型,結果如表2所示。教育程度、飲酒和慢性失眠能顯著影響認知功能障礙的發生風險。教育程度越高,認知功能障礙的發生率越低(OR=051;95%CI=030-086);有慢性失眠史的血透患者發生認知功能障礙的風險是無慢性失眠史的血透患者的198倍(OR=198;95%CI=105-375)。此外,多因素分析結果顯示高血壓、疾病病情及病程對知功能障礙的發生無顯著影響(p值均>005)。

表2 認知功能影響因素的Logistic 回歸分析

 

變量 SE OR 95%CI Z p
教育程度 -0.677 0.267 0.51 0.30~0.86 -2.54 0.011
高血壓 0.608 0.328 1.84 0.97~3.49 1.85 0.064
慢性失眠 0.685 0.324 1.98 1.05~3.75 2.11 0.035
病情 0.138 0.499 1.15 0.43~3.05 0.28 0.782
病程 0.802 0.497 2.23 0.84~5.91 1.61 0.106

3 討論
     認知是機體認識和獲取知識的智能加工過程,涉及學習、記憶、語言、思維、精神、情感等一系列隨意、心理和社會行為。認知障礙指與上述學習記憶以及思維判斷有關的大腦高級智能加工過程出現異常,從而引起嚴重學習、記憶障礙,同時伴有失語或失用或失認或失行等改變的病理過程。血透患者認知障礙的臨床表現主要為精神運動性減退及患者不能集中注意力,在極少數嚴重情況下會出現嚴重癡呆[7]。慢性腎功能不全尿毒癥患者的神經異常發生率約為13%~86%[8],本研究發現血透患者的認知障礙發生率約為594%,略低于國內有學者報道的695%的發生率[4],這可能與本研究中研究對象的教育水平較高有關。男性血透患者的認知障礙發生率為613%,而女性血透患者的認知障礙發生率為567%,男性認知障礙發生率高于女性認知障礙發生率,這與國內相關研究結論是一致的。此外,本研究還發現,認知功能障礙組的年齡顯著高于正常組。這些結果表明性別與年齡與血透患者認知障礙發生有關,在探討認知障礙的影響因素時,兩者可能起著一定的混雜效應。
     既往研究忽視了性別、年齡的混雜效應,因而在探討認知障礙的影響因素時可能存在一定的偏倚。本研究在現況調查的基礎上,通過采取性別相同、年齡相差不超過2歲,1:1頻率匹配原則,采用病例-對照研究策略。結果在單因素分析時發現教育程度低者、有高血壓史者、有慢性失眠史者、病情重者和病程>30個月者在認知功能障礙組中的頻率均顯著高于認知功能正常組,提示上述因素皆可能影響血透患者認知障礙的發生概率。進一步多因素分析顯示教育程度和慢性失眠能顯著影響認知功能障礙的發生風險。普遍的觀點認為受教育程度對個人神經性心理測試有影響。一個人的受教育程度不僅影響其概念的形成、表達能力,還影響其視覺空間結構和視覺感知能力、記憶等認知功能[9]。因而,教育程度越高,認知功能障礙的發生率越低。有研究證實了長期失眠對認知功能的損害。認為失眠可引起特定的慢波睡眠缺陷,不利腦內蛋白質的合成和新的突觸聯系的建立,從而影響大腦皮質認知電位的改變,引起認知功能受損[10]。當然,慢性失眠的認知功能受損也與血透患者的病情程度、并發癥等多因素的共同作用有關。
     綜上所述,認知功能障礙在血透患者中的患病率約為594%,患病率較高。影響血透患者認知功能障礙的獨立危險因素包括教育程度、飲酒和有慢性失眠史。對各種影響血透患者認知功能的因素進行了解,能夠采取相應的治療措施,使患者的生活質量得到提高。如對于老年人的輕度認知障礙早期發現、 早期護理干預和早期治療有可能延緩認知功能衰退的速度[4] 。

參考文獻
[1] SARNAK MJ, TIGHIOUART H, SCOTT TM, et al. Frequency of and risk factors for poor cognitive performance in hemodialysis patients [J]. Neurology, 2013,80(5):471-480.
[2] 周桂霞, 劉建軍, 唱麗榮. 認知行為干預對維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生活質量的影響 [J]. 國際護理學雜志, 2013,32(9):2077-2079.
[3] 徐玉艷, 吳 鷹, 周文勝. 血液透析和血液灌流對尿毒癥患者p300認知的影響 [J]. 南華大學學報, 2010,38(6):827-829.
[4] 吳燕波. 血液透析患者認知功能狀況及危險因素調查分析 [J]. 中國現代醫生, 2012,50(8):23-24.
[5] 孫 宇, 任安暢, 何偉朱, 等. 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北京版在沈陽市社區老年人群中的初步應用 [J]. 中華行為醫學與腦科學雜志, 2012,21(10):948-950.
[6] 景 珩, 韓 濤, 郭 煒, 等. 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的應用體會及華語版本評述 [J]. 8, 2011,7(432-434).
[7] 侯國存, 孫秀麗, 李 靜,等. 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和事件相關電位評價血液透析患者認知功能障礙的臨床研究 [J]. 中國血液凈化, 2012,11(6):315-317.
[8] 韋真理, 陽 洪, 佘軍紅,等. 交感神經皮膚反應對評價慢性腎功能不全患者植物神經損害的意義 [J]. 臨床神經電生理學雜志, 2005,14(4):195-198.
[9] 蔣 承, 張 穎. 受教育水平對健康的影響—— 以中國老人為例 [J]. 中國市場, 2011,11):40-45.
[10] 王海棠, 夏 蘭, 馮 寅,等. 慢性失眠對客觀認知功能的影響 [J]. 中華保健醫學雜, 2011,13(2):83-86.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本網版權均屬于現代醫院雜志社,轉載、摘編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應注明"來源出處:《現代醫院》雜志社"。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如有疑問和問題請聯系現代醫院雜志社服務熱線:020-83310901 83310902

推薦文章: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院有4方面影響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

2020年,每個人心中都可能縈繞著一個問題 疫情之后,是爆發報復性反彈?還是緩慢有......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東醫療行業前景光明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

廣東省醫院各學科恢復不平衡,但總體向好 。 疫情在國內雖然被控制了,但不少醫院......

過刊回顧

下載排行

網站最新

彩神购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