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由廣東省醫院協會主管主辦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醫院管理篇 > 應急管理 >

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標準框架模型建立

【】2015-07-24 點擊次數
基金項目:廣東省醫學科學技術研究基金項目(編號:A22014161)
湯 莉 俞玲娜 周麗華 劉玲中: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 廣東廣州 510317
張 娜: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 遼寧大連 116011

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標準框架模型建立


湯 莉 俞玲娜 張 娜 周麗華 劉玲中
EMERGENCY RESCUE NURSE CORE COMPETENCIES FRAMEWORK MODEL
TANG Li, YU Linna, ZHANG Na


  【摘 要】 目的 初步建立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標準框架模型。方法 根據應急救援護士工作范疇,結合在核心能力理論、角色理論及組織行為學理論,采用理論分析的方法,構建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標準框架模型,并對國內外相關研究進展及我國構建該模型的意義進行闡述。結果 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標準框架包括專業實踐、專業精神、系統支持、專業領導4個能力模塊。結論 該模型可為我國應急救援護士的儲備、培訓和評價提供依據。
  【關鍵詞】 應急,護士,核心能力,框架模型
  doi:10.3969/j.issn.1671-332X.2015.06.060

  隨著我國社會發展,各類突發事件頻繁發生,如何作好此類事件的應急護理工作,提高突發事件護理救援效果已經成為護理關注的焦點問題。由此也誕生了一門以臨床醫學、護理學、危重監護學為基礎,融社會學、管理學等多學科為一體的一門新興的邊緣學科——應急護理學[1]。應運而生的是出現了應急救援護士。目前,我國手術室、助產等專業的護士有了日趨完善的核心能力訓練指導模塊,經過系統培訓的護士專業水平得到顯著提升[2-3],因此,研究和構建符合我國實際狀況的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標準已日益受到應急管理人員和研究者的重視。本研究在綜合分析護士核心能力國內外相關標準理論指導下, 初步建立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標準框架模型,旨在為應急救援護士的儲備、培訓和評價提供依據。
     1 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理論基礎
1.1 應急救援護士工作范疇[1]
     應急護理多是出現自然災害、人為事故、社會安全事件、公共衛生事件及醫院安全事件時,護理人員參與相關事件的處理過程。此類事件可能影響、威脅局部區域或者全國經濟社會穩定和政治安定,需要由政府組織動員社會各方力量應對。根據國內外護理學者的總結,應急護理時有兩個重要特征:一是所要解決的問題突如其來或非常迫切;二是面臨的問題危及生命或危害健康。由此可得出應急護理的內涵包括:①參與各地、省市或國家的應急響應計劃,早期識別和協調突發事件中可用資源;②應急護理人員平時要提醒醫院或地區存在的潛在危害。③評估突發事故的主要災害和次生災害狀況。④應急護理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有效應對由于突發事件所導致的群體性意外傷害。包括事故現場指揮;參與從現場到醫院的各個環節,包括評估、分流和治療傷員,并根據具體傷亡情況提供設備、資源和護理來為傷者及為其他人員提供支持。⑤參與規劃和實施突發事件受害者及其家庭的疏散和住宿。⑥對受害者提供長期的照顧,以盡量減少對事件對當地造成的影響。
1.2 核心能力理論
     護士的核心能力是指護士在規定的護理環境中, 其所具備的系統的專業知識、技能、態度和個人特質累積形成的專業能力,能夠使護理服務合乎倫理原則,并保持相應的護理安全和質量動態平衡,它決定了護理專業的性質和邊界, 是實現護理目標必不可少的能力[4]。國內外多個研究對專科護士核心能力做出界定。1994年,Strong高級護理實踐模式[5]由羅徹斯特大學一支高級實踐護士隊伍和學院教師研制而得,這種模式被廣泛使用該模式指出高級護理實踐由直接整體護理、系統支持、教育、研究以及公共和專業領導的5個領域構成,見圖1。每個領域的執行根據服務的情境而有所不同,但其并不是完全獨立的,之間存在直接或間接聯系,有些實踐可能跨越了多個領域。同時,由于每位專科護士的思維方式、循征判斷、行為習慣和臨床經驗等有所區別,導致在護理實踐中表現出各自的水平高度和特點,存在層次分布。

圖1 Strong高級護理實踐模式
1.3 角色理論
     角色是在任何特定場合作為文化構成部分提供給行為者的一組規范, 是在長期社會互動中完成的。護士作為護患關系中的主導角色,集多方位角色為一體, 如照顧者、管理者、計劃者、教育者、協調者、代言人和研究者等[6]。 因此,意味著護士必須具有多種能力。尤其是做為一名應急救援護士,其主要角色為: 照顧者、管理者、研究者、計劃者、協調者和心理治療者, 相對應的能力要求為專業實踐、專業精神、專業領導、科研能力和溝通能力。而專業精神貫穿于所有的角色和能力。在完成眾多角色的同時, 需要有良好的專業精神, 將多種角色很好統一詮釋,這將影響著職業角色功能的發展和發揮。
1.4 組織行為學理論
     組織行為學是指組織的個體、群體或組織本身從組織的角度出發,對內源性或外源性的刺激所作出的反應[7]。在組織行為學中起決定因素的個人價值觀。價值觀是一系列持久的信念,認為一種具體的行為方式或存在的終極狀態, 對個人或社會而言,比與之相反的行為方式或存在的終極狀態更可取。個人價值觀是一種信念;是超越具體的情境關于值得的終極狀態或行為;它指導人們的行為、態度、認知、信念等[7]。個人價值觀在時間維度上是相對持久和穩定的,但會受到社會文化因素的較大影響,職業或工作和個人價值觀之間有相互作用。組織中的個人,特別是作為一名管理者的個人價值觀會影響到該組織,比如組織對所面臨形勢的分析;組織戰略的方向;解決問題的方法;整個組織的成功;人際關系的位置等。
     組織行為是一種重要的組織現象,應急中的組織行為現象的研究越來越引起了組織學家的重視。在應急救援中,行為的動機是根據這個組織建立的宗旨產生的,帶有明確的目的性;是全體應急組織成員共同活動的行為;應急救援護士的行為是整體行為,在現場救援時,醫生、護士、后勤保障人員等的各部門負責人都將參與其中,統一決策和實施指揮,不是單獨個人行為。雖然通過個體行為來實現的,反過來又影響應急救援的整體行為。因此, 在對應急護士核心能力標準體系的構建主要是正確的個人價值觀的建立及組織行為的服從性。
     2 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標準框架模型的初步構建
     應急救援護士,必須是經過專業知識培訓和體能訓練后,取得應急專科上崗證書, 能在突發事件時直接參與救援工作,配合現場其它人員并提供高質量護理服務的注冊護士。其所提供的服務不同于普通急診專科護士, 是在復雜、 不確定的突發護理情境中,依照自己的判斷和配合其它應急人員向救援對象提供有效的護理服務。應急醫學自誕生來飛速發展,對應急護理人員也提出更高的要求。應急救援護士必須具備更全面的知識結構,能熟練掌握急救、災害醫學等學科的專業理論和最新最難的技術操作技能[8-9]。根據上文中提出的理論依據,我們構建出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標準框架模型分為4大模塊:專業實踐、專業精神、系統支持、公共領導,見圖2。該模型分為兩個部分, 同心圓的第二層是護士核心能力的內涵所涵蓋的主要內容,包括才能、合作、賦權和個人價值觀,是核心能力的基礎;外圈是根據應急專科的實踐性和核心能力的內涵所界定的4大能力模塊,這4大模塊以才能、合作、賦權和個人價值觀為基礎而發揮作用。才能是指應急救援護士首先需要掌握本專科領域的知識和技能,不論是對常規護理實踐還是發展傳播護理知識,在每個護理動作和決策中都包含著一定的思維;合作確保所有護理人員的價值受到肯定,始終堅持將各個領域個體的技能和能力結合,以達到提供更完善的護理服務。也表現出了復雜的突發事件救援中綜合部門多學科合作的自然屬性;賦權代表了應急救援護士工作中受上級領導的賦權獨立地分析相關問題,同時賦權給同行,確保每個護士能最大限度發揮作用,也確保每個護士在實踐中具備自主性和改進實踐的機會。

圖2 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標準框架模型
2.1 專業實踐模塊 
     專業實踐包括法律和道德規定下與應急護理專業有關的護理行為,貫穿從突發事件發生到醫療救援結束護理人員所從事的一系列護理工作。包括:①分診和預見能力。護士能在病情的判斷上具有一定的預見性,對患者快速地進行檢傷分類, 同時按傷情類別安排搶救。②應變能力。我國突發事件具有迅速演變、不可逆性和危害輻射范圍大等特點,這必然要求應急救援護士對在各種情境和壓力下所表現出來的一種快速反應和應對能力。③分析決策能力。針對突發事件中具體護理問題進行系統的、評判性的思維, 揭示護理問題內在聯系及其本質的能力。對患者狀態和病征做出科學、正確的分析和評判,采取有效的護理干預。④專業知識能力。即從事應急護理所必須具備的知識和能力, 有著較為系統的內容體系和知識范圍, 包括專業基礎知識、專業技能和相關專業知識。應急救援護士不僅包括掌握護理基礎理論,與應急相關的操作技能,還包括外語技能、計算機操作能力、法律知識、人文知識和心理學知識等相關專業知識。當然,專業知識是基礎,這些專業知識的應用還是要用護士的思維及應變能力正確的應用。應急救援護士在直接護理實踐過程中通過科學探究并結合循證實踐,以提供更好的護理服務。
2.2 專業精神模塊 
     專業精神模塊是在專業實踐和個人價值觀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種對工作極其熱愛和投入的品質,以專業的規范、要求、品質化程序對應急專業精神的評價[10]。具體包括硬軟兩個方面。硬的方面,是指在任何一種情境下完成護理工作所必須履行的職業能力;軟的方面包含了建立在前者基礎之上的職業道德、職業操守和奉獻精神。應急救援護士的專業精神意味著:對自己所從事的應急護理工作有著精深的學習與孜孜不倦的研究;在護理的方方面面精益求精的追求;在已經知道的知識基礎上不斷地學習與創新,充滿創造力;超越一般的技術水準;執著地追求圓滿的完成工作任務。專業精神是其他能力產生效能的基礎, 因為護理專業是需要有一定的職業操守和職業奉獻精神的職業。只有具有良好的職業道德、 愛崗敬業、樂于奉獻的人才能勝任應急護士的工作,真正做到以人為本, 以患者為中心,發揚南丁格爾救死扶傷的精神。
2.3 系統支持模塊 
     系統支持包括支持臨床效益和監控臨床護理質量等非直接護理活動。應急護理組織系統包括指揮調動系統、信息管理系統、處置實施系統、資源保障系統及決策輔助系統等[11-12]。應急救援護士參與這些活動應具備的能力有:①信息情報的處理能力。建立應急護理管理數據庫,包括應急護理人員檔案庫,應急護理科研、培訓計劃,救援質量管理等檔案資料;也包括應急救援文書資料,如檢傷分類表、護理搶救記錄單、危重病人轉送單等的保存及保管。②組織策劃能力。應急救援護士要參與或組織方案的制定,平時建立完善的應急預案并保證實施,突發事件發生后要做好長期的恢復工作計劃,這些都需要護士有良好的組織策劃能力。③實踐評價能力。在平時與突發事件發生時建立實踐評價標準,進行質量管理與改進。④培訓教育能力。包括自我培訓和他人培訓兩方面。要不斷地培訓新的專科護士和教育在校學生,促進應急護理的高級護理實踐進步與發展等等。
2.4 公共領導模塊 
     應急救援護士也要傳播與其角色有關知識的功能,在應急護理的專業組織中擔任領導的角色,往往被賦予在機構以內或者以外發揮影響的期望。①專業領導能力。應急護理人員通過突發事件救援經驗總結,科學研究的探討,以及應急預案演練等過程,參與并影響著應急管理指揮體系決策、法律和預案的制定。②公共導向能力。應急護理人員與媒體有效溝通,主動引導媒體發揮積極作用,提高主動引導及把握輿論的能力,增強信息透明度,把握輿論主動權。并在與民眾交流中,宣傳避免和減輕突發事件的常識。
     3 構建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標準框架模型的實踐意義
     近年來,我國專科護士的研究和實踐應用上有較大的進步,也有較多類別的專科護士的研究出了相關的核心能力指標。但我國的應急救援護士的發展尚處于起步階段,尚無相關的研究。本課題旨在構建符合我國國情的應急救援護士核心能力評價體系, 其一,可為應急救援護士的儲備、培訓和評價提供客觀的標準。其二,也可為應急醫學其他專業人士的核心能力構建提供借鑒。使這一類特殊的人員資源的管理有據可依,有利于社會提供監管, 提高社會對應急護士的認可程度。其三, 該模型可以為應急護理教育專的課程設置提供框架指導, 使護理院校的教師有一個直觀的核心能力結構依據,在教學的培養中起到目標導向的作用, 提高應急護理專科的教學效果。
     當然,本研究對該模型做出了初步的構建。其科學性和實踐性還需要進行更深入的研究。在今后的研究中需對該模型的4大模塊進行權重賦值和二級指標的細則化,并進一步進行論證和檢驗其信度。

參考文獻
[1] 李亞潔,周麗華.應急護理學[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12.
[2] 吳 娟,楊 萍,招坤蘭.手術室專業護士核心能力培訓的實踐與效果評價[J].現代醫院,2013,13(5):121-124.
[3] 陳 麗,李 群,李 妍.助產士核心能力培訓對提升專科技能的探討[J].現代醫院,2014,14(1):122-124.
[4] 樊 落,席淑華,岳立萍. 急診專科護士核心能力標準框架的理論基礎及模型建立[J]. 護理學雜志,2010,16(25):6-9.
[5] 劉 明. 專科護士核心能力架構之探討[J].中國護理管理, 2009,9(4):27-29.
[6] 李樂之,路 潛. 外科護理學[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12.
[7] 文曉立,陳春花. 組織行為學中的個人價值觀研究述評[J]. 商業時代,2013,1(15):24-25.
[8] BOYKINS AD. Core communication competencies in patient-centered care[J]. ABNF J,2014,25(2):40-45.
[9] LINDBERG M, LUNDSTRM-LANDEGREN K, JOHANSSON P, et al. Competencies for practice in renal care: a national Delphi study[J]. J Ren Care,2012,38(2):69-75. 
[10] DAILY E, PADJEN P, BIRNBAUM M. A review of competencies developed for disaster healthcare providers: limitations of current processes and applicability[J]. Prehosp Disaster Med,2010,25(5):387-395. 
[11] SIEVERS B, WOLF S. Achieving clinical nurse specialist competencies and outcomes through interdisciplinary education[J]. Clin Nurse Spec,2006,20(2):75-80.
[12] AVERY MD. The history and evolution of the Core Competencies for basic midwifery practice[J]. J Midwifery Womens Health, 2005,50(2):102-107.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本網版權均屬于現代醫院雜志社,轉載、摘編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應注明"來源出處:《現代醫院》雜志社"。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如有疑問和問題請聯系現代醫院雜志社服務熱線:020-83310901 83310902

推薦文章: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院有4方面影響

【專家訪談】后疫情時期對醫

2020年,每個人心中都可能縈繞著一個問題 疫情之后,是爆發報復性反彈?還是緩慢有......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東醫療行業前景光明

【專家訪談】復工復產后,廣

廣東省醫院各學科恢復不平衡,但總體向好 。 疫情在國內雖然被控制了,但不少醫院......

過刊回顧

下載排行

網站最新

彩神购彩app